您的位置 : 壁纸文学网 > 365bet888 > 言情 > 绝色女尊:权倾武林

更新时间:2019-10-01 01:46:12

绝色女尊:权倾武林

绝色女尊:权倾武林 着墨的剑 着

已365bet888_365bet备用网址台湾_365bet赔率怎么看 夜长欢,眉黛 言情热血

《绝色女尊:权倾武林》讲述了主角夜长欢眉黛之间的精彩故事,是作者着墨的剑着作的言情类小说。一念成佛,一念成魔。佛与魔,就如同对与错,往往只有一线之隔。夜长欢的人生历程中,都在不断的奔波流浪,身如浮萍,无家可归。有人为她,因情而成佛。也有人为她,因恨变成魔鬼。那么她呢?至始至终,她的心里和灵魂中到底是在奠基着谁?是存在于她生命里的哪个人英雄血,美人泪。一场场阴谋与仇杀,一桩桩虚情与假意。只因那颗逐鹿天下的野心,便用尽了玩弄世人的权术。只是最后荣华云烟,金钱粪土。却不知,那个曾经生命中最为深爱的人,在梦里边,

精彩章节试读:

“君知妾有夫,赠妾双明珠。感君缠绵意,系在红罗襦。妾家高楼连苑起,良人执戟明光里。知君用心如日月,事夫誓拟同生死。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

窗外白雪压红梅,冰火相交,冷清却又热烈,虽无一丝翠绿,但竟生生的将这寂寥苍茫的还君明珠小轩,注入一股活泼的生气。

一位身着白衣,体型修长纤细的女子,素手轻执上好的紫毫,临窗而立,想是在回忆什么往事,望着这满园的景色,不禁怔怔的出神。用银线绣着精致牡丹的袖口,因主人心不在焉的执笔姿势,有一半已经掉入磨开的墨水之中,不多时,大朵的黑色的花朵便迅速的绽放开来,堪堪侵占了大半衣袖。

可是,对这她豪无所觉,俏红的脸上容光皎洁,了望远方的双眼中水汽氤氲,迷迷蒙蒙,漆黑朦胧之中,似乎有深深的哀怨伤感之色。

衣袖下面是一张同样雪白的素笺,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似是一首长诗。行家的话,随便瞟一眼,便能看得出来,那字体是前朝盛行的的瘦金体,娟绣清雅,又不缺乏力道风度。还有,那上面的诗竟是一首张籍的名作《节妇吟》。

那句“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当时,也许是内心被勾起什么隐痛的往事来,从笔体走向上看,主人似乎有些握笔不稳,行走晦涩,比起上面的其他几句的工丽笔范来,显得要略逊一筹,。

西帘的贴身丫鬟沙华,从门口进来,看到这样的情形,不由的微微皱了皱眉,看到那首诗的最后两句时,心下更是忍不住直叹气。

“小姐,你一定口渴了吧,来喝点茶水吧。”沙华走到西帘身侧,伏**身,将手中的托盘放到书桌旁边的黄梨花木小几上,轻声说道。

西帘的肩膀猛的颤了颤,心神这才回过来,低下头,随口‘嗯‘了一声。伸出手,将手中的紫毫搁置在旁边立着的笔架上。侧着头,淡淡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衣袖,吩咐道:“沙华,你帮我去随便拿件衣服备着吧,顺便在熏炉里再加点安息香料进去,我实在是头疼的厉害。”

“小姐,怎么样?疼的厉害吗?要不要奴婢去请萧神医过来为您诊诊脉,再抓几贴药?”沙华伺候着西帘脱去弄脏的外衣,扶着她慢慢的躺倒在小几旁的软塌上,看着主子越来越苍白的脸色,拿过旁边的锦被为她盖上,心下忍不住焦急。

小姐她又在想那个人了,真是的,如此负心薄幸的男人,被天打雷劈也是应当的,有什么值得念念不忘的呢?唉~况且,主子又何苦自己折磨自己呢?都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个人的心里还不知道是否有一丝一毫的念着她呢?到底有什么样的原因,让主子她到现在对他还没有完全死心?

西帘自己用手轻轻的按揉着太阳穴,过了会,感觉身子有点乏意,才对沙华说道:“没事,不用去请大夫了。更何况我自己本身就是蜀中的最为有名的巫医,你忘了吗?想是因为,连着几天深夜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大伤元气所致吧。我有点困了,睡会就好,不必担心,你下去吧。”

沙华看着跟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主子,欲言又止,颇是踌躇了会,才低声回道:“是。”绕过小几走出两小步,最终,还是忍不住回过头,劝说道:“小姐,你还是忘了他吧,他本来就不是属于你的,也不属于这世界上任何一个女人,他的心里只有权欲两个字,所有接触他的和他接触的人和事,都是有目的的,都只是他一步一步向更高的地方爬去的踏脚石,小姐,你又何必呢?你对他情深意重又怎么样?他还不是对不起你的一番心意,你的身体本来就不是很好,要保重爱惜自己,就算不为别人,也要为老爷养你这么多年的疼爱之心!不然你让远在家乡的他们如何能够在那边放心呢。”

她慷慨激昂语速极快将这一通话说完后,才觉得有点逾矩,心下不禁有些颤颤的。虽然她们从小一起长大,名为主仆,但实际上早已比普通人家的亲姐妹还要亲近几分。可是小姐的性子,是向来不喜欢别人插手她自己的事情的——估计,又跟前几次的情况一样,会被臭骂一通吧。

但是,这次西帘却是沉默不语,黑色的眼睛盯着沙华,却又不像是在看她,仿佛穿过她的身体看着她的身后那个模糊不清的影子,又像是在看遥远故乡的那片土地上,那漫山遍野开的像熊熊燃烧着的火焰的曼珠沙华,眼中几丝苦痛,几丝怀念,纠缠不休。

365bet888过了不知多久,沙华觉得站的自己的脚后跟都有些发麻了,一直低着头的脖子都有点酸疼,心中更是惴惴不安了很久,才听自家主子幽幽的叹息着开口说道:“沙华,曼珠昨天给我传来关于他在那边的消息,说就在一个月前,他就已经迎娶了唐门门主唐钰的胞妹唐明珠为正妻,并且当时,与他同时拜堂的还有两位当地大豪东方家的庶出的小姐,不过这两个是做小妾罢了。呵呵,他现在可是过得很好了,在蜀中有这两大世家的支持,算是站稳了脚跟,又得三妻四妾,与以往不可同日而语,不过,也总是没有白费他苦心经营这么多年的心血。曼珠在信中说如今在蜀中凡是位列贵族的年轻子弟,无一不羡慕他能同时抱的三位美人归,都夸他艳福不浅,不知是几辈子前是怎么修来的福气。”

听着她的话语,沙华心中又恨又痛,眼睛干涩,不禁抬起头,用牙齿死死的咬住下唇。

此时,似乎是浓厚灰密的云层将苍茫的日光遮住了,虽然正是上午时分,屋子里却忽然就变得黑暗了。

西帘的整张脸几乎都埋用被子遮住,沙华看不见她的表情,只看见她半开半合的的眼睛里,一片空茫,仿若被大片大片密集的雾霾层层遮住的丘壑,有深不见底的寒意。她冰凉的眼角,隐隐约约有透明的细流滑过,只是,太快了,一闪而逝,就像她的人生中,那个就算用尽生命也永远无法抓住的男子。

“小姐...”沙华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如何说。心里只是明白,如今无论是自己对她说几句安慰的话,还是一些大骂那个禽兽的话,无疑都是往主子的心窝里捅刀子。

但是,沙华还是想了想,便开口将一个一个的字认真的用力吐出,凝重的说道:“主子,他不值得,你是该忘记了。还有,你我要以大业为重,绝对不能辜负老爷毕生的期望。”

西帘轻轻的闭上眼睛,声音沉沉的说道:“小丫头,我懂得的,你放心,该怎么做我很清楚。”

“那小姐还是先歇息会吧,等正午用饭的时候,再叫醒您吧,奴婢先退下去了。”

沙华听到小姐的回答,心下舒了一口气,刚刚一转身,就撞上了一个?邦邦的%膛,这样的肌肉结实,还带着点点的温热,必然是个男人,还是个上身赤**格强健的男人。

抬起头,定晴一看,果然如此,虽然年龄已经到了花甲之年,但是,这个人竟然像二三十岁的小伙子那样强壮。

沙华心下很是心惊。

自己和小姐的武功在蜀中就算不是数一数二,也绝对位于一流高手之列,不可能这么一个大活人站在这里,居然丝毫不能发觉,这实在是不可思议。

这个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站在这里到底多久了?刚才她和小姐的最后那句对话,被此人听进去多少?

关键是这个人的武功到底有多高?

合她们两个人的力,能否趁这人还没有向昆仑山之主告密,将他率先毙于掌下,除掉这一个活口。

西帘依旧躺在软塌上,脸色平静,呼吸均匀平缓,看起来就像睡着了,好像沙华一说要告退,她就立刻进入了梦乡。

其实不然。她也是同样的心惊,外表虽然尽量保持着睡着时的舒缓状态,但是藏在被子里的手却是早已经紧张的撰成拳头,微微颤抖,脑海中百转千回,衡量着对方与自己的实力差距,最后的出的结论,胜算连一分也没有。

她很明白小丫头沙华的冲动性子,刚要想办法,给她发个稍安勿躁的信号过去——

却忽然听到沙华娇声暴喝道:“大胆**贼,居然敢不经通报就擅自闯入女子的闺房,简直是找死,现在立刻拿命来!”

紧接着是利刃破空时的迅急的噗噗声响,但是,下一刻,瞬间却又消失了。

只听那人沙哑的笑道“在下昆仑奴阿三,奉宫主之命,请西帘姑娘和住在这里的其他姑娘立刻到合欢殿一趟,有要事相商。”

知道自己再也无法装睡下去,估计,对方早已经识穿这个微末的小伎俩了。

不过...这个阿三为什么说去的是合欢殿,而不是未央宫主的销魂殿呢?难道——那位夜殿主是出了什么紧要的大事不成?

脑中灵光一闪而过,心下却是森森寒意。

西帘睁开眼睛,拥着被子从chuang上坐起,看着来人,冷笑道:“你还不把我的小丫头放了,难道,你还真的想在这里杀了她不成?”

阿三移开架在沙华脖子上的剑“在下不敢,还请西帘姑娘赶快召集其他姑娘随我动身,时间紧迫,宫主等的怕是该焦急了。”低下头看着又羞又怒到满脸通红的沙华,退后一步,微微的躬**身体,满含歉意的说道:“小姑娘,刚刚在下多有得罪,但事出紧迫,还请见谅则个。这把宝剑一看就知道不是凡物,一定要把它收好,免得有人见物起心,给你们招来祸患。”

沙华拿过宝剑,倒提在手里,看了阿三一眼,眼里又是惭愧又是挫败,咬了咬牙。随后,慢慢的走回西帘的身旁,低着头站定,盯着自己的脚尖,不发一言。

“阿三你先出去吧,劳烦在门口等我一会儿,我换个衣服,就立刻随你去。”

“是”阿三抱拳躬了躬身,转过身,快速的走了出去。

“沙华,你现在就去通知院子里的其他几位姑娘,让她们在花园尽快集合。别愣着了,快去!”

“哦...是,小姐我马上就去!”沙华如梦初醒,急急忙忙的朝门外跑去,跌跌撞撞好像都不会走路了,有好几次撞翻沿路的东西。

西帘皱了皱眉。

这丫头怎么了?不就是一招之内被高手夺了剑么?至于被打击成这样吗?看起来好像心智都失了似的。

不过,这位合欢殿的夜殿主,病的还真是时候啊,不是一般的巧啊。

未央宫主,你就好好的等着看吧,一出好戏唱作俱佳,即将上演。但是,到时候,戏的过程不知道你是否能够接受欣赏?结局是不是属于你所能承受的范围呢?

呵呵,还真是期待呢,那时候,必定是很有趣的事情。

西帘嘴角一弯,勾起一抹冷笑,眼中的光是森森的冰凉。

这昆仑山也不是如表面上那样平静,这样的日子才不会太过无聊,不是吗?

猜你喜欢

  1. 言情
  2. 热血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