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壁纸文学网 > 365bet888 > 玄幻 > 天邪战鉴

更新时间:2019-10-01 11:05:30

天邪战鉴

天邪战鉴 水虎鱼 着

连载中 慕容恪,独孤兰 玄幻言情热血

《天邪战鉴》讲述了主角慕容恪独孤兰之间的精彩故事,是作者水虎鱼着作的玄幻类小说。荷花淀,水浪涌、新莲轻卷。草长柳发青鹮唱对,寒蛙醒、戏声一片。湖外楼台楼外月,舞倩影、腰姿婉转。北斗静、流荧过隙,脉脉迢迢银汉。惊赞,花开叶落,鬓云霜染。曲陌红尘黄粱旧梦,烟火尽、昙花一现。俏丽佳人催酒醒,俱往矣、时光荏苒。渺名利沉浮,傲视苍生,天邪一念。

精彩章节试读:

再说台上石虎,看得分明,见郭义城杀了八元骠骑,勃然大怒,要拿郭义城。慕容恪忙上前谏道:“大王且请息怒,比武较技,各有死伤。若大王拿了义城,天下英雄谁敢投靠大王。”

右班中又走出车骑将军李农,谏道:“陛下原说考校郭义城武艺,今见其武艺精熟,何不量才录用,以见陛下宽洪之心。”

石虎收敛怒容,道:“卿言亦合朕意,且请郭义城上楼来,”

忽见左右班中苻洪、夔安、石宣、张嗠率领一班文武,一齐谏道:“陛下不可,郭义城山野之人,不懂礼数,又不服王化,谅难调教。如此骁勇之辈,若不乘机剪除,必是养虎遗患。今若重用,天下人反认为陛下可欺,陛下威严何在?”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说得石虎莫有主张,慕容恪见势,也无良策,况自己远来是客,不宜过多进言。李农欲要言语,又恐恼了众臣,只得干巴巴等这石虎决断。

众臣正谏,石闵带着郭义城上前来了。石闵山呼完毕,谏道:“我主洪福,今郭义城武艺精熟,天下无双,还请陛下量才录用。”

石虎怒道:“郭义城无知,杀死朕亲卫,尚未计较,如何录用。”

忽有礼部郎中赵玄进道:“陛下,郭义城目无主上,今又杀死亲卫,若不严惩,何以服天下?”

郭义城大怒,喝道:“你这狗奴才,方今五胡据华堂,你贵为尧舜后人,不思进取报国,在此妖言。今看你年迈,且饶你狗命。”这郭义城血气方刚,仗着本事,大喝道:“石虎,你等蛮夷只该安居外夷,怎敢趁我中原混乱,占我王土,欺我百姓。我今进宫,正欲乘机除你,怎肯为你所用?”

百官大骇,郭义城不等说完,内力凝聚右掌上,化手为剑,双脚蹬地,直向石虎扑去,石虎慌张,忙就地一滚,大叫护驾。双方相隔十余丈,郭义城轻功卓绝,转瞬即到。只是有人比郭义城更快,那就是石闵。只见石闵抽出宝剑,拦住郭义城去路,郭义城一掌拍向石闵面门,石闵举剑去挡,郭义城大惊,忙缩手避开。只这一刹,众武士扑上,刀枪剑戟一齐招呼过来,郭义城大骇,舍了石闵直向石虎冲杀过去,怎奈众侍卫个个精强,百官中又多有能人异士,能征善战之辈,一齐将郭义城围住。

郭义城虽强,怎奈双手空空,血肉之躯怎能抵挡刀剑,正在烦恼,只见石闵一剑砍来,剑势虽快,却砍个空,郭义城闪过,双手夺过石闵宝剑,石闵忙跳开。石闵宝剑亦是古时神兵,削铁如泥,郭义城得了宝剑,左右乱砍,刀枪磕着就断,剑戟碰着即碎。郭义城又趁势抢过一条长戟,右手持戟,左手握剑,一齐砍杀。众侍卫护着石虎离了观武楼,回头看战,但见郭义城被围在垓心,耀武扬威,只杀得昏天黑地,血流成河。左将军苻洪搭开弓箭,照郭义城后心一箭射来,石闵大惊,将手中枪掷向郭义城左腿,郭义城未及堤防,被一枪打个踉跄,刚好躲过弓箭,那一箭射中一侍卫,箭透重甲,穿过那侍卫身躯直向石柱射去,尤射进尺余。郭义城心惊,欲待要逃,被围不能脱身。欲待要战,奈寡不敌众。只得硬着头皮,使尽浑身解数,脚踏七星,步走五行,避开刀剑,甩开枪戟,趁势砍杀一两个侍卫。

这一战,直斗了四个时辰,郭义城不敢松懈,怎奈手脚虽快,却是久未进食,腹中**,渐渐戟法散慢。看看危急,只见观武楼高处万弩齐发,向郭义城射过去,郭义城戟磕剑挡闪身躲过,可怜那些侍卫,被万箭穿心。原来慕容恪见众侍卫久战郭义城不下,建议石虎用弓箭射杀,石虎欣然同意,遂安排弓弩手于高处射箭。正是,征战一生未曾退,谁知死于君王手。郭义城躲过一波乱射,又一波弓弩射来,惊慌之中,忙抛出石闵宝剑,宝剑划开一个缝隙,郭义城双脚蹬地,长戟撑地,一个燕子翻身,几个侧翻,顺势翻上高处,不敢久停,长戟掷出,一戟刺死一个正追赶的侍卫,施展轻功,拨开**向宫门逃去。

石虎大惊,命石战率领五十名精锐龙骧卫,骑快马去追郭义城。众臣护着石虎,同回了文华殿。石虎大怒,叫石闵道:“你道郭义城是你结义兄弟,你怎如此不长进,交得这样鼠辈,气杀朕也,今看慕容世子贵客到来,不宜动刀兵。今饶你死罪,你且带三千龙骧卫,三千虎翼卫,务必将那郭义城千刀万剐,方趁我心。”

石闵不敢争辩,忙领命去了。

再说郭义城一路狂奔,直跑到宫门,守门军士不解何意,未敢阻拦。出了宫门,不敢回四海酒楼,急向城西逃去,跑了百余里,又累又饿,走到一处小土丘,体力不支,头晕倒地。恍惚中,只闻得咚咚马蹄声,渐渐靠近,原来石战率龙骧卫赶来。此时天色昏暗,又无月色,郭义城长叹一声:“罢了,我有负老庄主所托,今逞能好强,大闹皇宫,死于此地,许是天意。”

“天意?原来义城相信天意。”郭义城只听得一个熟悉声音出现在耳边,一个白色身影出现在眼前,笑容恬静,白衣白巾。郭义城心头一宽,眼前一黑,渐渐昏睡过去了。

独孤兰傲然挺立,手持四尺长剑,一脸冷峻的表情,看着土丘下想要冲上来却又犹豫的石战,以及他身后张牙舞爪的龙骧卫。石战大叫道:“姑娘何方神圣,你身后卧着的是朝廷重犯,还请姑娘给个方便,让某等带他回朝治罪。”

独孤兰不语,依然一脸冷峻的表情看着石战。

石战欲要冲上去,恐遭毒手。原来他亲见郭义城杀死他七兄弟,早被吓破了胆。欲待退去,又不好向石虎交代。于是命两名龙骧卫冲上土丘,两龙骧卫领命,持枪冲了上来。

双方相聚约有五十丈,快马飞驰,瞬息即到,看看近了,谁知“呼啦”一声,两马连人同时倒地,没人看清楚他们是怎么死的,只见独孤兰面前突然出现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手持一柄三尺长剑,宝剑尚未离鞘。这少年圆脸淡眉,身穿一件浅红长袍,头戴一条粉色丝巾。

独孤兰大惊失色,问道:“你是什么人,是敌是友?”

那少年笑道:“若是敌人,姑娘此时恐怕已是鬼魂。”

独孤兰又问道:“不是敌人,敢问英雄高姓?”

那少年收敛了笑容道:“你身后那个躺着的人认识我,我是他师弟冼义风。今奉上命,来接应他,不想在此遇到。多谢姑娘仗义相助,保我师兄一命。”

独孤兰大喜,回道:“曾听义城提起过你,今日得见,你两兄弟实乃当世无二高手。你们师父一定是绝世高手。”

冼义风回道:“姑娘莫要夸赞,看看我师兄,这不躺下了么?”

两人相视一笑,再看山下石战和龙骧卫,早报头逃窜去了。

独孤兰问冼义风道:“义城说胡华是你义父,据传他曾是北方反胡汉人的首领。今义城又做出如此惊天之事,不知你们准备如何处置。”

冼义风回道:“多谢姑娘过心,此事不劳烦姑娘。师兄之事关乎性命,姑娘还是做局外人吧,再次谢过姑娘,我要带师兄走了。”

冼义风说完,抱起郭义城,施展轻身功夫,一路向西奔去。独孤兰望着他们两个的背影,一向冷峻的脸上,竟平添了不少忧伤和无奈。

话说冼义风带着郭义城一路西行,约两百里,穿过一个峡谷,早见一个宽阔的庄园,四面被群山环抱,庄门前立着一块石碑,碑高丈余,上书“蝴蝶”,碑顶上亦刻着各色蝴蝶。庄门匾额上草书四个大字“蝴蝶山庄”。门前早有二三十个精壮汉子接应,众人带郭义城进了庄园迎客大厅,庄主胡华早在厅门等候,但见那胡华星冠晃亮,鹤发蓬松。羽衣围绣带,云履缀黄棕。神清目朗如仙客,体健身轻似寿翁。见了郭义城,忙叫放下,喊了两声,郭义城经过一路暗中调息,醒转过来。噙着泪道:“义城有负庄主所托,私自进宫刺杀石虎,刺杀未成,险遭毒手,请庄主治罪。”

胡华安慰道:“贤侄无须自责,此事非你之过。幸你平安归来,万事大家商讨可行。”

郭义城谢了胡华,胡华早备好酒食,众人饮食完毕,齐进聚义厅商讨战事。郭义城劳累,先安歇去了。

再说石闵战兢兢,妆了甲束,带了天命长矛,点齐三千龙骧卫,三千虎翼卫,齐至城东,包围了四海酒楼,早是人去楼空,遂一把火烧了酒楼。早有人报说郭义城往城西去了,石闵醒转,自咄道:“义城曾说他师弟是胡华的义子,莫非去了城西三百里外的蝴蝶山庄,若是那里,非一朝一夕可拿,须得谨慎。”遂吩咐道:“大军随我回营,不得妄动,今夜且好生休息,明朝待传。”

又有家将报说有石战消息,石闵遂吩咐军士自回营歇息,亲带家丁五十名,趁夜急行至城西,正行三十里,遇到石战逃回,不由分说,一矛刺死石战,其余卫兵正自诧异,石闵即挺长矛,冲进人群左杀右砍,不一时杀得干净,吩咐家丁趁夜埋了,自回侯府不提。

次日,郭义城休整完毕,来见胡华,诉说与石闵慕容恪结义并进宫刺杀诸事,胡华嗟叹,郭义城恨道:“那石闵身为汉人,我初时遇他,以他是个英雄,孰知仍是石虎走狗。那慕容恪空有一张人皮,危急之时,反落井下石。”

胡华到底老谋,解道:“贤侄偏见了。以我论,那石闵确是当世英雄,昌黎一战,天下皆知。贤侄虽是英勇,万军之中,也难挡其锋锐。若非有意放行,贤侄岂得有命面见老朽?那慕容恪乃是夷狄,与你不属同类。人各有志,贤侄切莫计较。”

郭义城答道:“庄主高见,小侄受教。只这一闹,蝴蝶山庄许无宁日,因小侄一时任性,累及大伙儿,小侄过意不去。不若趁朝廷大军未至,小侄单身出逃,尚不至得罪朝廷。”

时有蝴蝶山庄赤虎堂堂主胡当大喝道:“郭少侠此言差亦,我蝴蝶庄专一以驱除外夷为任。今郭少侠不惧生死,刺杀石虎,天下英雄莫不敬仰,岂有让郭少侠独挡死责之意?”

胡华亦劝道:“事已至此,贤侄自责无益。须趁此时机,寻一良方,远绝朝廷大军为是。”

众人俱言庄主之言有理。于是胡华增派五十名机敏庄丁,进城打探消息,又命七堂堂主抓紧练兵,哪七堂?乃是按赤、橙、青、蓝、黄、绿、紫七色,设七虎堂。又于蝴蝶庄群山上按七星大阵排布军士。分派完毕,又安排冼义风前去联络其他反胡义士,共同对抗朝廷大军。

再说蝴蝶庄日日准备,夜夜操练,专等朝廷前来征伐。只城中内应报说石闵接了命令,推脱寻不见郭义城,正四处查访。然石闵每天即安排军士休息,只带同十几个家丁,在襄国城中四处查访郭义城踪迹,乘机劫掠,闹得人声沸腾。石闵又纵放军士四处抢劫,无数民房被毁,民众怨声载道,不少难民四处逃亡,亦有不少难民向西逃亡。蝴蝶山庄本是前朝遗民,大量收留逃亡难民,选精壮难民充作军士。趁此时机又收留不少精壮难民,选精壮者杂七虎堂军士操练,声势日益壮大。

不觉三月有余,一日,天色刚晚,胡华召集众人齐到聚义厅。饮食完毕,商议战事。众人俱说石闵有意纵放郭义城,许是无意征讨,胡华亦然。众人谈论经纬,武者研习武道。正谈到兴头,忽庄丁报说青虎堂火起,胡华忙叫灭火。青虎堂火未灭,军士又报说赤虎堂火起,胡华疑惑,忙叫众人前去灭火。忽又报说黄、蓝、绿三堂火起,胡华大骇,醒转过来,大叫:“众等莫要慌乱,点齐军士,许有大战发生。”

众人正在惊愕,忽有庄丁报说天机山发现大批穿黄甲军队,又有小校报说各处都有军士出没,胡华吩咐各处戒备,着众人带齐兵器,装束完整齐到三分校场集合。

不一时,各堂主带同本堂兵士齐至三分校场,但见七虎堂各堂军士精神抖擞,士气旺盛。三军山呼完毕,声响震天。胡华传令,各堂速带领军士前去守备,按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和瑶光排位,各守一山,相互声援。又命郭义城并副庄主胡定带同五百军士,齐至谷口排布,等待朝廷军士。

安排完毕,胡华命剩余军士各自待命,随时增援。正是,

皓魄当空逞年少,山河摇影欲张狂;一山更比一山险,谁与魏武论高强?

猜你喜欢

  1. 玄幻
  2. 言情
  3. 热血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