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壁纸文学网 > 365bet888 > 灵异 > 檐下香魂

更新时间:2019-09-29 12:50:00

檐下香魂

檐下香魂 花开红尘 着

已365bet888_365bet备用网址台湾_365bet赔率怎么看 梁明远,何海娟 悬疑灵异

由花开红尘创作的灵异小说《檐下香魂》,主角是梁明远何海娟小说讲述了无意于东施效颦,只想与你一起聆听一曲高山流水,折一对情缘纸鹤,品一杯悲喜醇酿。

精彩章节试读:

“哦,是这样的,”梁明远缓缓说道,“钱留着,没什么意思,说不定一直在贬值。所以呢,我想,最好是买一套房子,就算,就算是一种投资吧?”

“也,也算有点道理吧?”左秀霞说着,默默往前走。

梁明远觉得,现在还没必要说得太直白,也就慢慢向前走着。

过了一阵子之后,左秀霞问道:“哦,明远,你怎么想到买房子呢?”

“哦,是这样的。我发现,我的一些同事,也在买着二套房,我想,从长远的角度看,房子还是保值、增值的——”梁明远尽量把话说得冠冕堂皇些。

“就,就没有别的原因了?”左秀霞说着,盯住了对方的脸。

梁明远皱了皱眉头,瞬间之后就把脸转到外侧去了:这种“人在屋檐下”的感慨,能够跟她说吗?唉,还是不说为好。如果她能够看得出来、体会出来,那是她的事情;而我,最好不要直言。因为,这件事情,牵涉到她的父母,特别是她的母亲!说得过于直露了,恐怕是要伤感情的。既然走到这一步了,还有什么好说呢?这样想着,他淡淡的说道:“没有了吧?哦,这买房子的事情,是应该考虑一下的了——”

“首付,我可以出一部分,”左秀霞的话语,倒也爽快,“不过,到时候办按揭,就,就写你的名字吧?”

梁明远点了点头:她不反对,已经很不错了;能够为首付慷慨解囊,更是难能可贵;至于按揭,写我的名字,也没什么的。买房子,从来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这经济上的压力,毕竟总是要有人扛的!“**不自在,自在不**”,说得不错啊!如果在这件事情上我还斤斤计较的话,那就太容易露馅了。哦,李白说过:

天地者,万物之逆旅;

光阴者,百代之过客。

作为一个人,尽管只是红尘中的匆匆过客,那“寄人篱下”的无奈与苦涩,能免,总还是要免的。我,也算七尺男儿吧,凭什么就要看人脸色呢?我的要求并不高,小小一蜗居,此心足矣。安居乐业,显然,安居是排在前面的,是必要条件。一个人,不要太委屈自己。该做的事情,总是要做的。于是,他这样说道:“嗯,我的名字,蛮不错的。”

左秀霞轻轻推了她一把:“是啊,蛮不错的。明志致远的,还,还是栋梁之才——”

梁明远淡淡一笑:“栋梁什么的,就不必往自己脸上贴金了;不过,如果头顶上能够看见几根横梁,倒也是一件好事啊!”

“到时候,会不会上梁不正下梁歪呢?”左秀霞打趣道。

“都什么年代了,那道梁,多半歪不了——”

“那,这样说来,你是正人君子了?”左秀霞似笑非笑的望着他。

“唉,正人君子,我可不敢当——”

“为什么呢?”左秀霞愕然问道。

“大美人,大美人就在身边,我,我有点动心了——”梁明远说着,眨了眨眼。

“你,你坏!”左秀霞说着,扭了他一把。

梁明远揉了揉那被扭过的胳膊,佯怒道:“好啊,敢扭我!一报还一报——”说着,作出要抓住对方的样子。

“来啊,来啊,你来追我啊!”左秀霞说着,跑到前面去了。

尽管将步子踩得很重,梁明远追赶起来,却尽量放慢步幅,同时说道:“跑快点,再不跑快点,我就追上来了!”

左秀霞跑出一阵子之后,回过头来了。

“怎么,不跑了?”梁明远问道。

“这么慢的,我就是走,你也赶不上——”

“是啊,就是爬,我也赶不上——”梁明远索性这样说道。

“爬?你才爬呢?我,我可不是小蜈蚣——”

“那,看好了!”梁明远说着,一个箭步冲了上去。

左秀霞倒也不跑了,只是停在原处,微微眯缝着眼,静静地看着他。

到了左秀霞跟前,梁明远一时有点手足无措起来。

抿着嘴偷笑了片刻,左秀霞这样说道:“明远啊,有句话,我,我一直闷在心里——”

横亘在梁明远与左秀霞之间的,究竟会是什么呢?

听了左秀霞那句吞吞吐吐的话语后,梁明远淡淡的说道:“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盯了他一眼后,左秀霞却这样说道:“也,也没什么的,继续走吧。”

梁明远隐隐觉得:其实,左秀霞是有话要说的。现在不直言,恐怕是意识到时机未到,或者说是一时感到难以措辞。这样想着,他接过话:“哦,多美的夜晚啊!”

左秀霞嗔道:“你呀,就知道景色好——”

梁明远一怔:“那,那还要知道什么呢?”

左秀霞虚指了一下他的鼻尖,说道:“追到手了,就懒得看我了吗?”

听了这一提醒,梁明远这才发觉:原来,这个初秋的夜晚,出门之前,左秀霞是经过一番精心打扮的,别的不说,单是那嘴唇,就用口红勾了个艳若红玫瑰。想清楚这一点后,他微微一笑之后,这样说道:“现在,我可找到恋爱时的感觉了——”

“嗯,也学会甜言蜜语了——”左秀霞说着,用右手挽住了梁明远的左胳膊。

这一小鸟依人般的举动,使得梁明远原本还算平静的心灵的湖面,荡起了一丝涟漪。

哦,恋爱时的感觉总还是会有的,就看你善不善于去寻找、发现、营造了。

肩并肩手挽手走了好一阵子之后,那熟悉的路口,又到了。细看身边的左秀霞时,梁明远发现,对方的头部侧向自己的一方,那披散者的如瀑的秀发,直贴在自己的脸颊上、嘴唇边,柔柔软软麻麻酥酥的,就像习习凉风拂过金黄的稻穗。轻揽那腰肢时,只觉得那只手霎时掠过一阵电流。恍如茫茫大漠里的旅人,张开了直冒烟的嘴唇时,恰巧滴下了一滴清清泉水。哦,那一汪倒映着蓝天白云的清流,就在眼前了。于是,原本滞重的脚步,电光石火的瞬间,变得轻快而矫捷起来。不是梦,是心灵深处洪荒般的体会。天上,也曾洒下过淡淡的银灰,这一时刻,一片淡淡的云朵飘来,让那月光暂时收起了晕圈。“明远,你,你真不错啊——”也不知过了多久,梁明远的耳边,响起了左秀霞这样的声音。

“嗯,这种感觉,真让人陶醉——”梁明远由衷的应道。

“那,那,在家里,为什么就找不到这种感觉呢?”左秀霞说着,娇媚如绽开的玫瑰。

哦,原来她想问的,就是这一句话!心头一震之下,他暗暗倒抽了一口凉气:是啊,这前后判若两人的背后,隐藏着什么奥秘呢?或许,可以这样说吧,铁笼中的感觉,与蓝天下自由飞翔的潇洒,究竟是不同的!不过,他只是这样回答:“我,我也说不清楚啊!”

“不清楚?你,你怎么会不清楚呢?”左秀霞的语气,带着一丝不依不饶的意味。

梁明远皱了皱眉头,缓缓说道:“我,我先点上一支烟吧?”说着,从上衣口袋掏出一支香烟来,点上了火。吸了几口后,才这样说道:“秀霞,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废话!当然想听真话了——”

“哦,大概是这样吧,在家里面,我觉得有点不自然,找不到刚才的那种感觉。打个比方说,就像一个急着赶路的人,两旁的风景再美,也是没心思多看几眼的——”

“哦,大概也是这样吧,有时候,我也想到了,在我家里,你,你总是有点闷闷不乐的,唉,想起来,你过得并不如意——”左秀霞幽幽叹道。

左秀霞这一开言,梁明远倒不愿往深里说了:凡事适可而止,再说下去,就变成我有意离间人家母女了。言多必失,就此打住吧。哦,如果再说上几句,我就变成那种“身在福中不知福”的人了。于是,他这样说道:“算了吧,以后,时间多的是——”

左秀霞听了,脸上换上了一片晴天,只听她这样说道:“明远,回去了吗?”

梁明远听得出来,左秀霞是想回去了;至于用征询的语气,主要还是考虑到对方的感受。于是,他这样回答道:“也差不多了,慢慢回去吧。”

返回的路上,也说不清楚是为什么,两个人的话语,又变得少了起来。于是,梁明远的思绪,又活跃起来了:经过这个夜晚,左秀霞也意识到了,在轻松悠闲地背后,在她家里,我总难免会有几分郁闷与失意。这样也好,这买房子的事情,她会慢慢想得通的。我那种类似于“寄人篱下”的感慨与苦涩,她大概也会逐步理解的。先过了她这一关,房子到手后,一切,都会有所改变的吧?至于目前,就暂时苟且、忍耐一下。明天,会好起来的吧?

猜你喜欢

  1. 悬疑
  2. 灵异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