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壁纸文学网 > 365bet888 > 言情 > 国医狂妃

更新时间:2019-09-30 20:00:51

国医狂妃

国医狂妃 梓翎 着

连载中 锦王,凤素暖 言情腹黑

主角是锦王,凤素暖的小说,《国医狂妃》小说免费章节在线阅读是由梓翎创作的言情类小说。威风八面的高冷王爷娶了傻子王妃,本以为男强女弱他把她吃得死死的,克扣她的月银,连饭也不管饱。谁知,王妃抽风起来不要脸,粗暴起来塞金刚,撩起男人无下限,挂起招牌当大夫,富甲天下好不好?她傻他认,可是她妈的别动不动就犯花痴病,看到男人就走不动路。这是怎么回事?爷王妃呢?卫甲爷,在后院摸小侍卫的手,说他内分泌失调了!卫乙不对,王妃说他阳痿了。某爷磨牙:本王肾亏了,让她死回来给本王看看。

精彩章节试读:

书房。

阿九抱着锦王妃的衣服门神似得杵在锦王旁,几次想开口,看到锦王专注画画,欲言又止。

“阿九,你是不是想女人了?大白天抱着女人的衣服是何道理?”

阿九唇角抽了抽,爆汗,“爷,小的正是来给您禀报这事的。这是锦王妃今早穿的衣服,这是王妃今早戴的银镯子……”

锦王一脸黑线,“爷还没有对女人**到望梅止渴的地步。”

阿九囧,“爷,你看这银镯子的颜色……”

“管它什么颜色质地,那小傻子能有穿的,有戴的都不错了。”

“爷……这银镯子检验出来,锦王妃今早喝的茶水有毒!”事实证明,在锦王殿下面前,说话的艺术不能太迂回,否则事情离真相会愈来愈远。

锦王闻言,丢了画笔,目光移到阿九抱着的这堆衣服上。“你是说有人给这个傻子下毒?”

难以置信。谁特么吃饱了撑着找一个傻子的麻烦?

傻子能碍着谁招着谁了?

阿九点头,“今早镇国府的大小姐来过了。不过,我让红尘暗中监视了凤大小姐的行为,她说凤大小姐毫无可疑之处。反倒是另外一个人,十分可疑。”

“谁?”

“太后早些年拨给爷您的贴身侍女,云柳。”阿九道:“茶水是云柳准备的,只有她一个人接触过茶水。”

锦王揉了揉眉心,道,“借傻子的手,除掉她。锦王府绝不养有二心的人。”

阿九道,“爷高明,只有这样,太后才会不起疑心。只是,锦王妃天性痴傻,恐怕没有杀戮之心。”

锦王怒,“还需要*教你吗?”

阿九一愣,殿下如此笃定,想必心中已有丘壑。

“借一人是借,借两人也是借!”锦王点拨道。

阿九醍醐灌顶,瞬间开窍。“小的明白了。”

阿九转身离去,锦王却喝住了他,“有人迫不及待的想置这个傻子于死地,说明这个傻子身上关系着某些人的利害攸关。你让红尘盯紧这个傻子,别让人得了漏子。”

“是。”

……

轻舞的娘家哥哥,一大早就跑到锦王府面前闹事。

素暖醒来时,看到轻舞正在收拾细软。准备离开。

素暖拉着她的手,不放。

云柳主动解释起来,“王妃,我知道你舍不得她走。可是她娘家哥哥一大早来王府闹事,非要见她,见着了又要轻舞给他银子娶媳妇。跟个无赖似得。轻舞给了他卖身的银子,他还嫌少,吵着要见锦王……他以为他谁啊,够资格跟锦王谈条件吗?锦王说了,没了卖身的银子,打发她一点小钱,让她们兄妹两快滚。”

轻舞哭的眼睛肿成桃子似得。依依不舍的拜别锦王妃,“王妃,轻舞福薄,不能伺候您了。以后,你好好的照顾自己。”

素暖好不容易得了这个极品好丫头,怎么舍得让她走呢。她紧紧的抱着轻舞,不放她离开。

轻舞哭的稀里哗啦,“王妃,奴婢对不住您了。”

云柳看到她二人主仆情深的模样,心里妒火中烧,三步并两步跨上来就要分开她二人。

素暖是现代人,爬山涉水,自幼练习跆拳道,这几日被轻舞好吃好喝的伺候着,身上的伤也几乎痊愈了,体力也恢复的差不多了,自然力大如牛。

云柳拉不动,只得出去找救兵。

可是王府的下人,谁敢对王妃动武?

无奈之下,此事又得上报给锦王。

云柳添油加醋的禀告给锦王,“王妃平日被轻舞迷惑了,对轻舞好的不得了,如今轻舞要走,王妃就是抱着她,不让她离开。可是轻舞已经不是王府的人了,怎么能长时间留在王府呢。府里的下人又不敢冒犯王妃,没人拉开她们,她们就这样抱了快两个对时了。”

锦王唇角抽了抽,两个对时?

他忽然敬佩起傻子的毅力来。

当锦王来到王妃的正殿时,凤素暖死死的抱着轻舞,跟八爪鱼一样挂在轻舞身上。

看起来有些滑稽。

若不是知道她是个小傻子,非让人误会她性取向有问题。

“傻子,放开她。”锦王怒气腾腾走进来,一**坐在红木雕花椅子上。云柳立刻递上一杯茉莉蜜茶……

素暖只当没有听见他的话,继续抱着轻舞。

砰……锦王将茶盏放在旁边的矮几上,怒不可遏,“本王的话听见没有?”

素暖吓得浑身一遍颤。然而不为所动。

锦王黑着脸命阿九,“阿九,拿把刀来,把这傻子的抓子给我跺了,我看她还怎么挂人身上!”

素暖立刻从轻舞身上滑下来。

轻舞扑通一声跪在锦王脚下,“请殿下收回成命。奴婢愿意不要俸禄,伺候王妃。只要王府给我提供一个可以遮风挡雨的地。殿下也看到了,奴婢自幼父母双亡,哥哥对奴婢毫无亲情可言,奴婢若是回去了,还不是会被哥哥再次卖掉。奴婢愿意伺候锦王妃……”

锦王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扣着红木雕花椅的扶手。

“伺候一个傻子,能有什么好处?让你如此眷念不舍?”出口,天籁之音虽然低沉,却xing1感迷人。

素暖立即将自己全身上下的配饰取下来,塞到轻舞手上。这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伺候她依然好处多多。

这行为可是当面打脸锦王,让锦王殿下很是郁闷。

死傻子!竟敢拆他的台。

素暖扬起一张天真无邪的小脸,一脸傲然的望着锦王。

锦王目光泣毒,直直瞪着她。这个傻子真傻吗?

轻舞哪里敢接下这些贵重的首饰,将它们全部呈给锦王殿下。

锦王看着这二人主仆情深的模样,忽然咧嘴一笑。

“阿九,把这些首饰收起来,送到轻舞哥哥的手上。告诉他,从此以后,轻舞就是锦王妃的人了。生和死,与他无关。只与锦王妃有关了。”

阿九领命离去。

素暖会心一笑,如此甚好。

轻舞立即给锦王磕头,“多谢锦王成全。”

转过身又给锦王妃磕头,“奴婢多谢王妃。”

云柳脸色十分难看。

锦王这一番安排,轻舞的地位,明显就高于她了。

锦王离去时,别有深意的望了眼素暖,满脸狐疑。

从前,这个傻子看到他就跟看到鸡腿似得立马扑上来又是亲又是啃的,今天见了他,原本他还担心她又会这么疯狂,可是她看到他。好像十分的生疏啊?

猜你喜欢

  1. 言情
  2. 腹黑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