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壁纸文学网 > 365bet888 > 短篇 > 我的恶魔王子军团:刁蛮小女佣

更新时间:2019-10-02 07:15:08

我的恶魔王子军团:刁蛮小女佣

我的恶魔王子军团:刁蛮小女佣 鱼姬 着

已365bet888_365bet备用网址台湾_365bet赔率怎么看 羽崎岩,安若熙 婚恋短篇言情都市

我的恶魔王子军团:刁蛮小女佣主角是羽崎岩安若熙的小说,故事内容写的很精彩,值得推荐阅读。打工遇色狼!“我只是好心让你站稳。”羽崎岩淡定地拿手帕擦着裤子。神马?如今色狼都敢么嚣张!安若熙立刻炸毛,羽崎岩是吧,最好祈祷你不要落在我的手里,否则……可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打工地方的少爷,就是下午遇见的色狼啊!“从今天起你是我的女佣。”羽崎岩冷冷的宣布这个残酷的事实,眼睛里却有闪而过狡黠?

精彩章节试读:

“你到底想干什么?”

“跟我进去!”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潜规则?呜呜呜,不要啊,自己还这么年轻,还不想为了一份工作就……就……安若熙越想越害怕,再加上全身打湿带来的寒冷,最后竟微微颤抖起来。

喂,该不会是哭了吧。羽崎岩慌了神。他最怕女生在他面前哭了,小时候彤一哭他就手足无措的。

“冷么?”

安若熙不答话。她认定羽崎岩要“潜规则”她,于是就算是再正常不过的问候都会被误解。怎么办,这份工作真的很重要啊,否则弟弟的病……她咬咬牙,潜规则就潜规则吧!反正他也不丑,我也不吃亏,今天姐姐我就豁出去了!

“好,我跟你进去!”

怎么故事朝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向来冷静的羽崎岩有点摸不着头脑了。她干嘛一副要英勇就义的表情还顺带着视死如归?

想不明白就不想了,直接行动。羽崎岩索性拉着她就往里走。她嫌恶地甩开他的手。

“既然都答应你了,我是不会改变主意的。我自己会走。”说完她大跨步走了进去。

羽崎岩一个人站在门外苦笑,她答应我什么了,真是莫名其妙的丫头。他摇摇头跟上去。

安若熙主动上楼,站在楼梯口问他:“哪间房?”

她到底懂不懂礼貌的?这是我家,她居然走我前面,还好意思问我哪间房?羽崎岩真想把她赶出去,但是一念及这个反射弧超长的女生在回家的路上有可能被人看光光他就觉得一阵烦躁,只好忍住怒火。

“直走左手边最后一间。”

图中路过羽崎绘的房间,房门半掩着,她担心地朝里张望了一下,看到医生坐在chuang边,而羽崎绘则完全被挡住了。她心疼之余还不忘骂羽崎岩。大色狼,侄女的生命安全都没有确认就急着把妹!混蛋!

“不用担心,程医生的医术很高明。”

羽崎岩看到她担忧的神色好心劝说她几句,谁知反倒遭到她冷嘲热讽。

“我看不管医术高不高明你都不担心!”因为你就急着把妹,急着跟我……哼,气死人!安若熙扭过头去不理他,继续往前走。

安若熙一进到房间里就脸色惨白地躺在chuang上。速战速决好了!

羽崎岩真想一脚把她踢下chuang去!干干净净的chuang单都被她弄脏了!他白了她一眼。

“你先洗个澡,然后在这里等一下。”说完就退出去了。

什么!还要等!他该不会是那方面不行嗑药去了吧!这下安若熙是真后悔了,可她已经没有退路了,只好乖乖进去洗澡。等她披上浴衣出来,就看到chuang上整齐摆放的一套衣服,连内衣**都有耶,而且还是自己最喜欢的粉红色,唔,这个不说也罢,还有站在墙角的吴管家。

“安小姐,少爷要您穿好衣服下楼去。”

“哈?”

“少爷要您穿好衣服下楼去。”吴管家以为她没听清又重复一遍。

那潜规则呢,没了?该不会……他一开始就只是想带自己上来换衣服吧,啊,她一想起自己那一连串的反应就觉得很丢脸!原来是自己错怪他了,他人还不错耶~安若熙对羽崎岩的好感突然大增。

她朝管家点点头,管家就退出去了。

都说人靠衣装,换好衣服后,安若熙站在镜子前左看看右看看,转了一圈又一圈,满意地朝镜子里的自己点点头:“你长得挺漂亮的嘛~”又觉得自己的行为很傻,捂着脸不好意思地笑了。

她从旋转楼梯上走下来的时候,羽崎岩都快看呆了。这还是平时那个素面朝天跟假小子一样的安若熙么?没想到她穿起名贵衣服来,气质一点都不比以彤差,甚至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好像仅限于远观……

她像花蝴蝶一样飞到羽崎岩面前,却像土匪一样重重地拍了一下羽崎岩的肩膀。

“谢谢你的衣服,改天我会把钱还给你的!”

“就你这身材,”羽崎岩故意摆出不屑的眼神上下打量着安若熙,“恐怕卖身都没人肯要!不知道要还到什么时候……”

死人!好不容易对你印象好一点!

“反正我会还的,不管用什么方式!”然后那山大王一样的语气突然转为柔和,“我走了,好好照顾羽崎绘。”

“嗯。”

可安若熙还没走出几步,就听到身后的人惊奇地叫:“小绘?”

接着自己的腿就被一双小手紧紧抱住不能动弹了。她低下头来一看,正是从昏迷中醒过来的羽崎绘。

“先把姐姐放开好不好。”

羽崎绘撒娇地摇摇头。

“你不放开姐姐怎么蹲下来跟你说话呢?”

羽崎绘这才乖顺地放开安若熙。安若熙刚蹲下来,连羽崎绘的手都没有握紧,羽崎岩就冲上去一把抱起羽崎绘。

“你这是做什么?”安若熙依旧蹲在地上,仰起头不解地问羽崎岩。

“没什么,她该睡觉了。”其实,我是害怕你们拖得越久就会越舍不得。还怕,你对待小绘的那种温柔会把我感化……

安若熙无奈地站起身拍拍衣服,装作不经意地说:“总之,请你好好照顾她,不要再让她走丢也不要再让她溺水,找一个能跟她亲近的保姆,那样她会比现在快乐很多。”

一句句都在谴责作为叔叔的羽崎岩的失职,羽崎岩却无从反驳。

“我走了。”她冷冷地看羽崎岩一眼,然后笑着对他怀里的羽崎绘摇摇手,无声地说了一句“姐姐走了”。转过身回到花园,笑容就湮没在黑暗中,眼角有泪花绽放,那泪花竟比夏日里竞相开放着的所有花加起来还要璀璨夺目。不是因为工作,而是因为对羽崎绘的不舍。

离开羽崎岩的家,安若熙抱着双臂在街上漫无目的地溜达着。从别墅区慢慢往回走,街上的行人、车辆才越来越多,不知不觉安若熙就被五颜六色的霓虹灯笼罩住。她的眼神越来越迷离,时不时就会想起她跟羽崎绘之间的点点滴滴,她们两个人相处的时间虽短,但留给她的牵挂太长。

手机响,她拿出来瞟过一眼来电显示,是医院。

“唉~~~”她沉重地叹口气,一定是来催款的……

她接起电话无力地应付了几句就草草挂断了。每次说的话都一样,什么您已经在我们这累积欠了多少多少啦,如果再不还清就会怎样怎样啦,医院又不是慈善机构啦什么的。所以她每次的回答也一样啊,什么请您多包涵啦,赚到钱第一时间给医院送去啦,谢谢长期以来的优先照顾啦什么的。连她自己都觉得敷衍。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能赚什么大钱嘛~

她四处找兼职,只要时间允许只要在她能力范围内她都统统接下。短短几天就瘦了一大圈,她深觉这样下去会累坏身子,只怕到时候弟弟有事自己都照顾不来。难道就找不到一份又轻松时薪又高的工作么?她又来到街上四处打探兼职机会。

咦,这是什么?

一大片粉色的霓虹灯映照在她的侧脸上,吸引了她的目光。

哇,时薪好高!安若熙已经有八成的信心拿下这份工作了,再辛苦也值得啊!可等她仔细一看,那八成的信心顿时泄去了一半。原来是夜总会聘公主啊。再往下看去,哦,只是端端酒聊聊天什么的应该不碍事吧,她又找回了一点点信心。

嗯,这份工作贫乳应该也能胜任!她握紧双拳准备去参加面试。

她昂首阔步踏进夜总会,众人纷纷侧目。

雄性生物都在想:挖,学生妹耶,好年轻好水灵哦~

雌性生物都在想:哼,贫乳而已,拿什么跟我们比~

不管怎么说,她都赚足了眼球。但她却不自知,她只想找到应聘的办公室而已。她拦住一个慈眉善目的蜀黍。

“蜀黍,我来参加公主的招聘,请问办公室怎么走!”夜总会里面觥筹交错,纸醉金迷,银铃般的笑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安若熙怕对面的人听不到,于是特意气沉丹田,然后吼出来。这一吼,让整个夜总会,包括隔音效果超好的VIP包厢里的人都听到了……大家都默契地停下手中所有动作,整齐划一地看向她,就好像被人按了暂停。但安若熙显然不在乎这样的目光,她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她只想快点找到办公室啊!可是面前的蜀黍却一动不动好像被定住了……是不是没听清啊!她又大声问了一遍。

“我来参加公主的招聘,请问办公室怎么走!”

这时,雌性生物都在想:贫乳也敢进夜总会招聘?难道专门招待那些有特殊癖好的男人?而雄性生物都在想:贫乳学生妹,多新鲜呐,以后一定多多捧她的人场,不过,至于chuang伴嘛,嘿嘿嘿~还是巨乳比较好啊!

众人你想你的我想我的,意识走得飞快,神经高度紧绷。直到安若熙走进办公室关上门他们才都松了一口气。

办公室里,一个四十来岁却依旧保持着完美身材的女人背对着门坐在黑色皮椅上。听到开门的声音,她把皮椅转过来,手里拿一支原子笔把玩着。

“小妹妹,你是不是走错了?”

“没有!”安若熙双手往桌子上一拍,一脸正经地看着眼前的女人,“我是来应聘的!”

“哦~”声调上扬,像是质疑,又像是赞同。她不知从哪里变出一件镶满亮片的礼服扔给安若熙,“呐,换上我看看。”

“在这里?”

“对,就在我面前。”

安若熙头皮发麻……虽然都是女性,但是……啊,不管了,换就换!她拎起礼服正反都看了看,深V,露背。她深吸一口气,迅速换好礼服僵硬地站在女人面前。

“怎么样?”

“嗯,现在就可以上班!”

“真的?”安若熙欣喜若狂,心想,就说我不是贫乳啦!那些人为什么老那样吐槽我,真是的,都是些不识货的小人!

“真的。”贫乳的话,店里好像还没有,看样子能走出独特的风格。深V的设计让人看见若隐若现的“事业线”反倒成了萌点,说不定比明显的“事业线”更招客人喜欢呢~女人笑得神秘,她心中自有一番打算。

于是,安若熙,你好像完全理解错了嘛~

“但是我有条件哦~”

“什么条件,只管开。”

“你在招聘信息上写只陪客人喝酒,聊天,可不能做别的事哦~”

“这个当然,我会竭尽全力扞卫我手下的尊严。你若不愿意,没人能够逼你。”

“你人真好!”安若熙傻傻的乐开了花儿。

从今天起就不用愁弟弟的医药费了!

就这样,安若熙开始在夜总会工作了。几天之后,她依旧不习惯穿那么暴露的衣服在客人间周旋,于是便用她的三寸不烂之舌说服夜总会的老板娘让她在xing1感的工作服外罩一件大衣。但是……好热!

安若熙闷闷地坐在一个道貌岸然的中年大叔身边,听他讲他的上司施加给他的压力,还有他老婆的外遇史。

真不明白这些有什么好讲的。你压力再大能有我这么想死?要不是顾及到弟弟,她安若熙恐怕都不知道死多少回了!有压力说明还活着,活着就够了呀,因为有生命的地方就一定会有希望。这种道理小孩子都懂,一个大人居然会为这种事来夜总会挥霍金钱。还好意思讲你老婆的外遇哟,你来夜总会鬼混又算什么事嘛~逃避现实还是破罐破摔?

安若熙实在不想再听他说下去,但是这份工作能够解决经济上的燃眉之急。医院已经连续来好几个电话了,再不还她真的怕弟弟不能定期洗肾,也不可能总让黎医生帮忙垫着吧。想到这里安若熙一阵没来由的烦躁,她端起面前的酒杯咕咚咕咚喝了个底朝天,然后边挽衣袖边起身。

“不好意思,失陪一下~”安若熙表面上笑意盈盈,心里不知把光顾夜总会的所有男人骂了多少遍。凭什么这世上都是女人服侍男人,你们凭什么对女人动手动脚的,明明还不如我们坚强勇敢,却要这样漠视女性的尊严,对我们呼之则来挥之则去,今天指名小红明天就能换小蓝,到底是有多能践踏别人的心。但为了钱,她必须忍辱负重,而不知道有多少女生是迫于生活艰辛才答应在这里出卖色相的。

不过这些在大叔眼里都不重要,他现在只看到一个妙龄少女,挽着衣袖露出大半截又嫩又白的胳膊,因为酒精的作用**露在空气中的肌肤都泛着美好的粉红色,也不知道在为什么事生着闷气把小脸鼓得圆嘟嘟的,但偏偏还对自己媚眼如丝。他的心脏都快要停止跳动了。

那件大衣真的很碍眼耶~

大叔也突然站起身,酒精随着血液迅速聚集到脑袋里,大叔只觉一阵天旋地转。他摇摇晃晃朝安若熙扑过去。这下倒把安若熙吓了一跳,她往后退了一步。大叔站不稳也看不清,扑了个空。他朝安若熙猥琐地笑着。

“怎么,你觉得这样更有情趣?啊哈哈,有意思,那大爷我今天就陪你玩儿个够!”

这样的骚乱根本不能引起大家的关注,因为这种事基本每天都在发生,大家都当做正常的调情来看待。更何况那些有经验的公主们可都是在这个过程中磨练成长起来的,现在已经能三两下化解这种招数了。但安若熙才工作几天,又由于年轻貌美,走纯情路线抢走了不少客人,在后台受前辈们排挤,所以没有人教她遇到这种情况有哪些伎俩可以帮助自己脱身。

她只好凭借自己的机智,巧妙地躲闪着大叔频频伸向自己的魔爪。但她的体力哪里是大叔的对手,跑了一会就开始喘着粗气。大叔趁此机会大跨步上前一把抓住她的大衣,安若熙连忙挣脱,只感觉背后一阵凉意,原来是外套被大叔扯掉了,现在露出大片白皙的背部,在夜总会煽情灯光的照射下看起来肤若凝脂,让大叔为之窒息。

“原来里面还藏了无限*光啊!我看你就别装纯情学生妹了,跟大爷我一起快活快活怎么样?”

说完,大叔又紧逼上前,安若熙已无路可退。她仍然不肯放弃维护自己贞洁的机会。

“你别过来!老板娘答应过我的,只要*不愿意没有人可以逼我!”

“那你喊她呀,看她会不会来帮你。不过……等她赶到恐怕我们都快活完咯!”大叔说完就迫不及待地把安若熙压在身下。

起先她还剧烈反抗,后来发现在男人面前女人的力气是那么微不足道,一切不过是徒劳,她也就认命地闭上双眼,任由那双手在自己身上肆虐。安若熙以为那一晚过后自己就彻底沦为低jian的女人了,但就在那双手准备伸到礼服里面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住手!”

是羽崎岩!她睁开眼却想立刻死过去,为什么宇野卓也在这里……我这个样子,怎么可以被他看见……但她还来不及多想,身上的男人已经被羽崎岩打翻在地,而宇野卓则冲过来护住自己。

“你没事吧?”依旧是那温柔地语调,听得让安若熙直想躲进他怀里大哭一场,但她到底还是忍住了。

“畜生!”羽崎岩拎起已经倒在地上抽+搐的大叔,一拳头打在他左脸上,瞬间就有血从嘴巴里喷涌出来,“你知不知道她还未成年,啊!”

大叔痞痞地笑了笑:“出来玩何必那么认真嘛~成不成年又有什么关系,大家开心就好啊~不如你先问问她,看她是不是很享受~”吊儿郎当的语气深深伤害了安若熙,但她不能丢掉这份工作,不能得罪任何一个客人。

她逼迫自己镇定下来,用尽可能清晰的声音说道:“羽崎岩,麻烦你不要多管闲事,我玩得很开心。”

“开心?你到底知不知道这个畜生在对你做些什么!你是不是真的想钱想疯了啊!如果不是我跟卓及时赶到,你现在已经被他QJ了!跟我走!”羽崎岩不顾她的反对拉起她的手就要把她带出这个鬼地方,宇野卓拿起安若熙的大衣跟在后面。

安若熙一把甩开羽崎岩的手,越过宇野卓的时候她在心里对他说:“对不起,这辈子都没脸让你知道我对你的爱慕了……”她走回到大叔跟前鞠躬道歉。

“是我朋友太冲动我替他跟您道歉。要不我们去酒店房间继续吧!”她面如死灰地看着大叔,无视所有人惊异的眼光,就连大叔也觉得意外地愣在原地。

“安若熙!”羽崎岩愤怒地低吼一声,冲到她面前,情绪失控地吻向她凉薄的嘴唇。安若熙双眼圆睁,等她反应过来便抡起粉拳奋力捶打着羽崎岩的%膛。

她的嘴唇那么凉又那么甜,这一吻竟让自己难以抽身。羽崎岩沉溺在与她嘴唇相贴的柔软触觉中,绝妙的味蕾在那一点绽放开来,他忍不住从蜻蜓点水般地啄吻变得**,再**。他伸出双手把她拥在怀里,让她的拳头没有空间施力。她清新的体3香混合着脂粉成熟的香气一并被自己吸进去,他将一只手转移到她的后脑狠狠压向自己,而另一只手则紧紧握住她的纤腰。

*前一大片肌肤紧紧贴在他的白衬衫上,由于自己轻微的挣扎,光滑的面料与自己的皮肤摩擦引发异样的感觉,纽扣硌得生疼,但却给她带去强烈的安全感。这种安全感是她一直在寻找的啊,她不由自主地落下泪来。渐渐的,她的身体起了奇怪的反应,酥软得使不上力气。她不再挣扎,双手攀上他的肩膀寻求支点。却在羽崎岩的手握住她纤腰的瞬间意识全数归位,她猛地推开他。

“你这是在做什么!”安若熙大口喘着气,羞愤地说。在宇野卓眼皮底下,就那样被人夺去初吻。虽说知道自己已不大可能介入他和夏以彤的感情,但始终不希望这样狼狈的一面被自己喜欢的人看到。羽崎岩,可不可以不要让我恨你入骨!

羽崎岩显然也被自己冲动的行为吓到了,他这是怎么了,一遇到安若熙情绪就会失控,想捉弄她看她生气的样子,想与她大吵一架堵得她哑口无言,现在看她被人欺负竟会出手伤人……安若熙脸上明显的泪痕刺疼了羽崎岩的眼睛,他一句话也答不上来。

看到羽崎岩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安若熙的质问和指责,宇野卓走上前去解围。

“总之,先出去再说吧!别影响人做生意~”

安若熙和羽崎岩这才发现大家都看向这边。

“我不走。”安若熙依旧倔强地坚持着。

“你!”羽崎岩暴跳如雷,刚准备把她拖出夜总会,却看到一个气场强大的女人迎面走来。

“哟,这是怎么了?”

“老板娘……”安若熙深知自己闯祸了,如果态度再一恶劣这份工作又保不住了。

“哎哟,张老板,您怎么受伤了?水灵,快带张老板去我办公室上药!”然后她打量打量眼前站着的两位俊男,“两位少爷,争风吃醋也不用动手打伤其他客人吧,她才刚来几天,服务不周到的地方还请多担待,跟她一样懂事儿的姑娘还有好多呢,随便挑~”

面前的三个年轻人都知道老板娘在给安若熙台阶下。只要他们说一句改天再来捧场,这顿烂摊子老板娘会收拾,安若熙也能留下。安若熙对他们两个使眼色,希望他们能离开,当她贪钱也好低jian也罢,她只想留住这份工作。

但羽崎岩看到她哀求的眼神心里一紧,绝不能把她一个人再留在这种危险的地方了。

“不好意思,我就要——安,若,熙!”

羽崎岩拉过安若熙的手往外走,安若熙只能绝望地跟在后面。

“慢着!”老板娘一脸冷傲地看着他们,“安若熙,你今天要是从这儿走出去可就没机会再进来了,同一个人我可从来不请两次的啊。”

“我想刚才是我没说清楚,安若熙她不干了,以后也都不会再回来求你了!”

走出夜总会,安若熙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可能是刚才受到的刺激太大。羽崎岩伸手接住她虚弱的身体却被她推开:“不要你管,就算我死了都不关你事!”

宇野卓上前为她披上大衣不发一语。

“谢谢。”

她一手裹紧大衣,一手扶墙踉跄着往前走,直到转进小巷保证羽崎岩和宇野卓看不到她,她才靠着墙蹲下来捂住脸,眼泪不断从指缝间沁出来。昊,对不起,是姐姐没用,没办法赚大钱治好你的病……

羽崎岩看着她孤独的背影,好像就要消失了一样,他想追上去骂醒她,却被宇野卓制止了。

“让她冷静一下吧。”

站在门口,看着透过淡黄色窗帘从屋内晕出来的灯光,安若熙不由地想安若昊正在里面做些什么。是乖乖地写着作业呢还是把耳机开到最大声听rock,然后她一进去他就会围着她转,嘴里一直喊:“姐,我饿!”

她取出包里的小镜子和一张湿巾,整理了一下被哭花的妆容。确定大衣的纽扣都扣得很好不会露出里面xing1感的礼服来,又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绽放出一个大大的微笑,她才拿出钥匙开门进去。在玄关低头换鞋的时候就会习惯性地喊:“昊,姐姐回来咯~”每当这时安若昊就会从房里冲出来帮她提包,问她今天准备做什么好吃的。但今天她没有得到预期中的回应。

“臭小子又去酒吧打工了么?”上一刻还柔情万分,这一刻就想拿刀砍人。她皱着眉往房间里走,准备换下这身让自己非常不自在的衣服,她这才注意到茶几上趴着一个不明生物,可不就是安若昊么?

安若熙走到跟前跪坐下来,温柔地顺着安若昊的头发。

她这才注意到茶几上铺满了玩偶,原来在帮她粘玩偶的眼睛啊。

“辛苦你咯~”安若熙轻点他的鼻尖。

真不愧是她的弟弟呢,睡颜也帅气得不得了。当然,只除了流口水这一点。

“傻孩子,一定饿坏了。怎么不知道拿钱出去吃饭呢?”家里有一个流动储蓄罐,里面总会放一定数量的钱,是安若熙专门为弟弟准备的。因为一直以来都在到处做兼职,晚上回家的时间很难保证,又不想麻烦街坊邻居,所以总跟安若昊说如果饿了就自己拿钱去吃饭。

我的恶魔王子军团:刁蛮小女佣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婚恋
  2. 短篇
  3. 言情
  4. 都市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