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壁纸文学网 > 365bet888 > 短篇 > 契约情人:总裁稍后,请买单

更新时间:2019-10-02 03:50:02

契约情人:总裁稍后,请买单

契约情人:总裁稍后,请买单 十三郎 着

已365bet888_365bet备用网址台湾_365bet赔率怎么看 蒋天行,林雪儿 短篇言情总裁都市

男女主是蒋天行林雪儿的小说契约情人:总裁稍后,请买单是一本剧情极佳的短篇小说。一百万的巨款让她身陷魔窟,她的出现让她似乎看到了一线希望。“这个女人,我带走了。”然而突如其来的深吻却让她惊慌失措。“我会还你钱的,做牛做马的还给你。”年轻英俊的男人冷笑“你现在就可以还,用你的身体……”然而当她真的身心沦陷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不过是一个影子,一个替代品……

精彩章节试读:

唐逸城怔愣在秋千上,双眼无神的顺着林雪儿飞奔的身影,久久无言,心中难掩震撼。

很满意现在的结果,蒋天行唇角勾笑微微抿了一口美酒,漂亮的丹凤眼划过一丝精光。什么也没对唐逸城说,一个人转身离去。

他的目的就是要杜绝一切男人对林雪儿的幻想。

不过,惹怒了小猫。看来,还是需要好好的安慰一番才可以呢。

等蒋天行沿着来路搜索林雪儿身影时,已经看不见她的踪迹了。想了想,或许她是气急之下先打车回酒店了吧。

叫司机加速回酒店,蒋天行便靠在软椅上闭目养神。

刚一踏进酒店的房门,蒋天行就发现背着他坐在沙发上的靓丽身影。

听见皮鞋踏在地板上独特的脚步声,林雪儿就知道是蒋天行回来了。她的脸上是麻木的面无表情,但是一想到自己多年不见的好友已经知道自己是蒋天行*#的事情,心中的怒火瞬间将林雪儿的理智湮灭。她转过身,将手里拿的靠枕狠狠的扔在沙发上面,大声对蒋天行吼道,"你为何要让我在我的朋友面前这么难堪?难道你的心真的是铁做的吗?"

听言,蒋天行的脸色瞬间垮了下来,眸中蕴含的冰冷更甚,他玩味的看着一脸愤怒的林雪儿,不轻不重的诘问道,"难道我说的话不是事实么?还是……"说道这里,蒋天行刻意的顿了一下,又缓缓吐出致命一击的话语,"还是,你要离开我的怀抱,重新投入唐逸城的?"这个他绝对不允许发生!

羞恼让林雪儿的如玉般的脸颊涨红,她大声反驳,"你!你胡说!你不要试图转移话题!"

嗤笑了一声,蒋天行不屑的笑笑,"我蒋天行要的东西还从来没有得不到过,林雪儿,你注定只是我的。"最后一句话,蒋天行刻意放轻语调,听言,如同情人喃语一般动人。

但是,林雪儿只感觉到自己的脑袋快要被蒋天行看似漫不经心的话语给气得脑溢血,"蒋天行,有钱不是万能的!"憋了很久,还是只吐出一句不痒不痛的话。

低低的笑了笑,蒋天行摸了摸他光滑的下巴,语气笃定,"但是你就是我买来的,所以,你也只能属于我。"

林雪儿心里很气。气自己的无力辩驳,气蒋天行不动声色却致命的反击。

再也不想对着蒋天行说些什么,也不知道是哪里来得力量,林雪儿心里现在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赶快逃离这里。

这么想着,林雪儿也这么做了。

在蒋天行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林雪儿快速的冲过去推了蒋天行一把,然后动作很快的拉开门,跑了出去。

羞愧,恼意,烦躁,生气……种种负面的情绪就这么夹杂在林雪儿的脑海中,第一次,在蒋天行面前这么情绪失控般的,逃离开来。

蒋天行这个混蛋!根本不顾别人的自尊!为什么他要向唐逸城说自己是他*#的事情?!为什么他要这样不理别人心里的感受自顾自的做出决定伤害别人?!

难道就是因为他身份显赫所以才这么对待其他人吗?

就这样一路狂奔,没有理会旁边路人异样的眼光。林雪儿现在只想逃离这里,寻到暂时的逃避地。

"呼--"蹲**身,林雪儿微微喘着粗气。这礼服本来就很笨重,拖着它一直奔跑差点都让林雪儿被绊倒。

狠狠的丢开礼服的裙摆,林雪儿看着头顶上昏黄的灯光,朦朦胧胧的包围着一脸黯然的她。精心做好的头发在这次奔跑当中已经散乱,十厘米的高跟鞋也在半途中掉了一只。

真是说不出的狼狈啊。

苦笑了一下,林雪儿干脆抽掉绾发的檀木簪子,如流水般的黑发瞬间披散在她的肩头,遮挡住她没有血色的小脸,惹人怜爱。

这里只有一颗大树,旁边一盏不太明亮的路灯。林雪儿尽量将自己瘦小的身体蜷缩在大树的边,隐藏自己的踪影。

为什么相隔了一年多,还是碰见了唐逸城呢?明明已经打算将过去遗忘,再也不要想起来的。为什么还是要让她现在想起那些荒唐的过去?恩爱,甜蜜,背叛,伤心。

林雪儿目中渐渐有水光盈动,她想到了从前,想到了那个她最爱的男人。

她与唐逸城、施剑云两人从大学开始一直都是好友,那段时光是林雪儿心里最难忘的。即便最后被施剑云的背叛给打败.......

想到了从前,林雪儿的脸上又哭又笑,情绪复杂.......

还记得他们第一次相遇时候的情景。想到这里,林雪儿脸上不禁洋溢出迷醉的笑意。

施剑云和林雪儿都是S大闻名全校的人物。不仅是因为两人外貌优秀,更是因为施剑云的温文尔雅,博学多才与林雪儿的冰雪聪明,待人谦逊。

而即便两人早已经是互相听对方的名字听了不下一百遍,但都没有真正的见过面,说过话。最多,也只是隔着什么什么颁奖台,遥遥的望了一眼。

那年冬天,雪下得特别早。林雪儿穿着肥大的羽绒服,将自己娇小的身躯埋在里面以躲避寒风的侵袭。

今天是唐逸城约她出去玩的日子。

林雪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虽然后来被领养。但是一直都是勤工俭学,加倍努力才能得的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而唐逸城,是继方芳之后,真心被林雪儿纳入的好友之一。

扑面而来的雪花时不时的贴在林雪儿的脸上,将她的俏脸冻得通红,红扑扑的可爱。她一路小跑向前,终于来到了学校有名的"锦溪"小桥边。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微微喘着气,林雪儿双手撑膝一脸歉意。

S大除了闻名之外还真的是什么都费劲,学校的人虽然多,但是也要不了这么大的地方啊!为什么从宿舍到"锦溪"需要花费她整整四十分钟的时间?她又不想坐人力山轮车,所以最终也只得硬生生步行到这里。

想到这点,林雪儿就不禁想要抱怨两声自己的渺小。

"没事,我们也只早到几分钟而已。对吧,剑云?"爽朗的男声回应着林雪儿,话语里难掩对她的宠溺。

我们?

闻言,林雪儿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唐逸城的身边还站着一个男生。他穿着黑色长款风衣,下面穿了一条驼色的休闲裤。不比林雪儿的"肥大",更显得整个人修长挺拔。他长得也很好看,剑眉星目,五官精致,嘴角带着一丝温柔的笑意。特别是他的那双眼睛,深褐色,一双桃花眼不笑的时候似乎也在笑,整个人透着一股子温润的气息。

耳根微微有些发烫,林雪儿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不好意思,才发现你。"说完,挤眉弄眼的对施剑云旁边的唐逸城暗示--你怎么不早说你带了他来?害得她这么风风火火的赶来。

施剑云的双眸很温柔,就像是时时刻刻都蕴满笑意一般,他微微摇头,"是我自己跟着逸城来的,为的就是想认识一下我们S大闻名已久的校花。"

这下不只是耳根发烫,连脖颈处都微微泛了一丝粉红。幸好将羽绒服全部给拉了起来,要不然真是丢脸死了。

"额,你真是会开玩笑。"讪讪的笑笑,林雪儿又转移话题,"逸城,你不是今天带我出去堆雪人吗?还不快走?"只要是聪明一点的人都会听出林雪儿话语里暗含威胁的意味。

额。唐逸城摸摸自己的鼻子,事先没有通知雪儿就将剑云一起给带了过来,是他不对。而想起剑云对雪儿难掩的兴趣,他的心里就忍不住苦涩。

他们两个真的很配,要是他们真的在一起的话,也不错。

至少知根究底,比其他男生要好。

林雪儿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施剑云就想通过唐逸城来认识她,还以为他刚刚只是在开玩笑。而她因为自身的原因,根本没有心思理会那些风花雪月,于是也只将施剑云当成好友的朋友来对待。

拍拍手,林雪儿笑咧着牙齿看着面前自己堆出来的雪人,乐了。

虽然不见得有多么好看,看看,鼻子有些歪,眼睛一大一小,脑袋也是,头大身小。怎么看怎么别扭。

再一歪头,就看见旁边施剑云堆得比她不知道好了多少的雪娃娃。脸上五官的比例恰到好处,身材也是,匀称有理。

红嘟嘟的嘴唇微微嘟起,她开始有点嫉妒施剑云了。

这个人就像是完美的假人一般,无论是礼仪,还是学习,还是能力,还是外貌都这么让人无可挑剔。果真是让人来嫉妒的。

唐逸城也堆了一个雪人,走到林雪儿的身边碰了碰她的胳膊,"想什么呢?"

"没,没什么。"才不想让逸城知道我嫉妒他的朋友呢。林雪儿伸出有些冻僵的纤手使劲揉了揉自己冷冰冰的脸颊,提议道,"我们回去吧,这里好冷。"

看着这雪有些下大的趋势,唐逸城与施剑云一起电了点头,"走吧,我都有些冻僵了。"

扑哧一下笑出声,林雪儿斜眼笑看着施剑云,调侃道,"我还以为你百毒不侵呢,原来也是怕冷的啊。"她真的以为这些完美的好学生都是高高在上,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呢。

这丫头!施剑云哭笑不得的看着林雪儿。直至在这一刻起,两人才算真正的熟络起来。

一路走回去,三人都是有说有笑。林雪儿很少插话,一般都是听唐逸城与施剑云谈论,然后在关键的时刻说上自己的一两句观点。林雪儿心里深深的为施剑云的博学而咂舌。

看来女同学之间所传闻的他,真的是名符其实呢。

后来的后来,就如同大多数恋人所经历的桥段一般。林雪儿与施剑云互相留了电话号码,时不时的与唐逸城出来三人聚会。

然后,在那个冬天快要结束的时候,施剑云向林雪儿表白了。

没有多少新意的情话,但是从施剑云的嘴里说出来,林雪儿只觉得似要将她的心融化一般。

"我喜欢你,雪儿,我们在一起吧。"这是施剑云第一次向女生表白,而臣服在林雪儿的魅力之下,他可以说是甘之如饴。

林雪儿脸红心跳的消化着这个刚刚从施剑云口中说出的消息,不可否认的,她的心里惊喜和甜蜜胜过不安。

她也只不过是一个二十岁的少女,也想要有甜美如童话故事般的爱恋。而施剑云这个男子,优雅、温柔、身上有一种独特的书生气质。这样的他,真的很难不让林雪儿心动。

于是,大概过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在施剑云期待的目光之下,林雪儿最终还是微微颔首,答应了施剑云的请求。

难以掩盖的喜悦在施剑云的脸上显现出来,他咧开嘴,像个孩子般笑了起来。伸出修长的双臂,就将林雪儿给揽入了怀中。

他身上的气息真的很好闻,干净的,清新的,肥皂的味道。

消息传得很快,林雪儿只不过才答应了施剑云一天就听见了学校都在传他们两人确定正式恋爱关系的消息。甚至连学校的贴吧都有那天施剑云向林雪儿表白时,两人相拥的照片。

虽然很多男生或女生都会心有不甘或是嫉妒,但是羡慕和祝福的人远远要多于上一种人。

因为两人都是优秀的,在这个学校里,施剑云与林雪儿不亚于是众男生或女生竞相追逐的对象。现在心中的理想对象在一起了,也总比和其他比不上那两个人的人在一起的好。

两人就像是学校恩爱情侣的典范一般,令人称赞。

每每说到恋爱的那些事情时,**女女总少不了拿施剑云和林雪儿来做例子。比如施剑云每天早上都为林雪儿买好早饭在食堂等她,比如两人牵手在小径漫步,又比如林雪儿为施剑云亲手织了一条围巾,施剑云常常戴着......

这么恩爱甜蜜的他们,是多少人羡慕眼红的?但,为何还是会发生后面的事情?林雪儿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一向温文尔雅的施剑云有一天也会背叛她。

她一直都是以为,他们两个是要在一起一辈子的。

终究,还是她单纯了。

那是第三年的春天,一个如往常的日子一般。

两人相约去了学校不远处的小公园。自从他们确定关系以后,唐逸城就很少和他们一起出来,当电灯泡了。

这条小路上面铺满了断断续续的石板砖,两旁种满了高大的常青树。一眼望过去,全是碧绿的颜色。

林雪儿与施剑云沉默的坐在小路旁的木椅上,第一次相对无言。

*感如林雪儿,其实在一个月以前就已经发现施剑云的不对劲,但是她一直都是很相信他的为人。所以便什么都没有追问。直到前不久他们班上的一个女同学好心的告诉她,她看见施剑云与一个打扮时髦的漂亮女人一起逛商场才终于有所感觉。

而现在,施剑云将她约来这里。他们第一次和唐逸城一起出来堆雪人的那个地方,不知道他的用意是为何。

过了好久,还是施剑云先开口,语气充满了歉意,"对不起雪儿,我终究还是不能和你在一起了。"

身体止不住微微颤抖,但林雪儿尽量将她的身体绷得如钢板一般笔直,她的声音僵硬,连笑容都险些维持不住,"你怎么会说这样的话呢?我们不是一直都是好好的么?"对啊,一直都很好,甚至在那个女生告诉她那个消息的时候两人才一起度过了施剑云的生日。林雪儿亲自做饭给他吃,而那个时候的他,还对她款款的微笑,无可挑剔。让她放下了自己心中的设防。

摇摇头,施剑云一向温柔的眼睛里面写满痛苦,"对不起,我马上就要和她出国留学。那里有更好的前程等着我,我不能在这个地方老老实实的找个平凡的工作,庸庸碌碌过完我的一生。对不起,我做不到......"说道最后,声音竟带了一丝哽咽。

"做不到?做不到,做不到......"一连重复了三次施剑云最后的三个字,林雪儿才辛苦的消化完了这个消息,她的笑容充满苦涩,晶莹的水珠还是控制不住的落了下来,顺着脸颊蜿蜒而下,"你说你做不到,那么当初为何还要向我表白,来招惹我?"虽然是问句,但林雪儿终是没有等待施剑云的回答,摇摇晃晃的起身,苍白着一张小脸转身离开。

她没有扭头看施剑云那个时候是什么表情,或许是遗憾,或许是悲痛,又或者是什么都没有。

她相信施剑云,一直都很相信他。相信他们会在一起,会结婚,会像所有平凡的家庭一样,拥有自己的小孩,然后开开心心的度过一生。

但,林雪儿终究还是输在了她对施剑云的信任。没错,施剑云什么都好,但惟独有一点。那就是,他对于未来的野心。

林雪儿终是满足不了他。所以他们最终分手的下场也不出施剑云的意外。

一个星期以前,犹记得施剑云还抱着她贴在她的耳朵旁温温热热的说着让人幸福的情话。说他要为他们的未来打拼,要为他们两个人提供更好的生活条件。

就像是一颗定心丸一般。施剑云说什么话,林雪儿便单纯的相信。那个时候的她,真的以为是她的那个女同学看错了人,才会......而现在,一切都不重要了。因为当施剑云做出那个决定的时候,便是他们真正了断的时候。

......

但,为什么自己就是忘不了他呢?忘不了他的背叛,忘不了他牵着她的手静静的走着,无言的温柔,更忘不了他对她微笑的样子......

就像是默默喜欢,一直到老的感觉。

他是她的初恋,美好如他,在林雪儿经历了这么甜蜜与背叛交杂的恋爱时,对待其他的风景便觉得没有心思了。本来以为她是要自己一个人这么过完一生的,或许哪一天累了,便会找个看对眼的人结婚,也不追求什么,就这么过了。哪知道半途居然又冒出了一个蒋天行,而她居然会成为他的*#。

想到*#这个字眼,林雪儿就觉得心里堵堵的。

唐逸城一直都是林雪儿和施剑云的好友,保不准会和施剑云有联系。被唐逸城知道了她的*#的身份,那么对于施剑云呢?要是哪天他们忽然通话,问到她的近况,知道了一切怎么办?

越想越慌乱,虽然林雪儿被施剑云因为前途的原因给抛弃,但林雪儿一直觉得自己保留了尊严。而现在,因为蒋天行的原因,她最后的尊严也快要没有了。

没有了......

脸上干干的,原来是不知道何时眼泪便被止住了,眼睛有些发胀。她不能怨恨任何人,因为这是事实。

但往往,事实就是这么讨厌。

虽然是夏夜,但是傍晚的风还是带了丝丝的凉意,吹在林雪儿赤**的肌肤上面,突然间,感到阵阵发冷。

从中午就一直忙着打扮参加蒋天行所说的酒会,一直到现在颗米未进。林雪儿感到肚子有些饥饿的疼,想要站起身到别的地方吃点东西。刚一起身,却想不到因为蹲得太久,大脑一阵晕眩,控制不住的倒了下去。

在林雪儿最后闭眼的一刹那,她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人正向她走来。而就在她又累又饿以致昏迷的时候,那个人更是速度的跑到她的身边,一把接住了摇摇欲坠的她的身体。

微微一笑,没有力气再吐出一句话语,林雪儿慢慢的闭上了她的眼睛。

那个男人好像蒋天行......她不想看见他。

在林雪儿晕倒在蒋天行怀里的时候,他不知道他的心里是什么感觉。很复杂,焦急,愤怒,担忧......种种,终是纠结成了他将林雪儿快速送回酒店的动力。

她的脸蛋煞白,额头上细细密密的汗珠泌了出来将头发黏住,真是说不出的狼狈。将她抱起,却又发现她的鞋子又少了一只,哭笑不得的看了一眼暂时没有知觉的林雪儿,蒋天行的脸上第一次勾勒出了一抹没有深意的微笑。

上了车,让司机快点开。蒋天行将林雪儿额前被汗湿的头发给她拨开,一触上她额上的温度,蒋天行不由得蹙了蹙额。

好像有些发烧。

这个女人,就会给他瞎折腾。

无奈的看着林雪儿的睡颜,蒋天行突然发现对着这样毫无防备的她,他的那些雷霆手段都无法向她施展。

车子开得很快,蒋天行赞许的看了年轻的司机一眼,顺便命令他帮忙叫一个医生过来。横抱着还在昏迷的林雪儿向酒店的房间跑去。

等蒋天行帮林雪儿将狼狈的礼服换下来的时候,医生差不多也就到了。稍微替林雪儿检查了一下,严肃认真的女医生将耳朵上戴的听诊器拿开,语气平静道,"病人是因为精神疲惫和吹了太多的夜风才会导致高烧,没有什么大碍。吃了药过一晚就好了。"

蒋天行的凤眼一直深沉的望着林雪儿紧闭的双眸,在听到医生说精神疲惫的时候,不易察觉的皱了皱眉。

电了点头,蒋天行的语气平静无波,"谢谢医生。"

将医生送走,又帮林雪儿拿了药。这样一趟一趟的忙回来,已经到了深夜。

蒋天行难得细致的将林雪儿的感冒药捧在手中,又拿了一杯水看着她,想着怎么才能将这药给她喂下去。

叫了几声林雪儿都没有回应。没办法,最后还是蒋天行忍耐住那药的苦味,一股脑儿的塞进自己的嘴巴,然后又哺进林雪儿紧闭的口中。好不容易将药抵在了林雪儿的喉间,蒋天行看见林雪儿渐渐皱眉,有将药吐出的趋势,又马上喝了一大口水,全数渡给林雪儿。

虽然林雪儿半途中咳嗽了两声,但最终还是将要全部吞了进去,连眼睛都没有睁开一下。

虽然看着林雪儿很可口,而且刚刚变相的享受了她的软玉温香。但是蒋天行还是按捺住自己的心荡神摇,起身又去接了一点冷水为林雪儿冷敷。

上一次他醉酒的时候,就是林雪儿照顾的他。

想到这里,蒋天行微微一笑,完全不见白日的不近人情。

就是因为上一次的醉酒,才会让蒋天行犯下错误,与林雪儿发生关系。但,似乎这种感觉他并不排斥,虽然她老是反驳他,抵触他。

微微摇头,蒋天行又为林雪儿换了一下湿毛巾。要是被其他人看见他这么照顾一个女人,恐怕连眼珠子都会掉下来吧。

抬腕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凌晨三点了。又看了一眼连睡梦中都这么不安稳的林雪儿,蒋天行最终还是放弃了睡一会的想法。

结果还真的证明蒋天行的选择是正确的。因为林雪儿生病的时候会很不老实,全身一阵冷,一阵热,还蹬被子。

就这么忙前忙后的照顾了林雪儿一个晚上,蒋天行从来没有发现这照顾人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微微扯开从昨夜就没有时间来得及换下的衬衣,蒋天行的脸上又变成了一脸冰冷的机器人。似乎昨晚又是温柔又是气恼又是拿林雪儿没辙的是另外一个人一般。

看着林雪儿似乎已经有醒过来的趋势,蒋天行又在昨晚呆了一整夜的红木圆凳上面坐着看了林雪儿良久,终于起身离去。

"喂,你过来帮我照顾一个人。"去浴室的半途中,蒋天行顺手拨了一个号码,对着他的秘书命令道。

最终还是没有等林雪儿醒来,蒋天行便离开。

睡了一晚,林雪儿终于恢复了精神。一睁开眼睛便看见双手交握于前的韩磊站在她的chuang边,见她醒来,礼貌的对她微笑。

"林小姐,你醒了。"微微点头,韩磊将窗边玻璃桌上的温水递给她,"蒋总裁一早便因为公事所以不得不提前离开。"

这个韩磊林雪儿是知道的,他是蒋天行的得力助手,很多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交给他处理。醒来发现她又重新回到了酒店,林雪儿一点都不感到奇怪。

幸好,蒋天行不在这里。昨天因为酒会上面的事情和他产生这么大的矛盾,现在还真的有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松开了紧握住薄被的纤手,林雪儿脸上的表情慢慢放松下来,"谢谢你,韩助理。"林雪儿想了一下,又补上了一句,"我想再休息一下,麻烦你......"后面的话林雪儿故意没有说出口,但是赶人的意味明显。

"哦,不好意思。"韩磊恍然大悟,一向精明的脸上微微有些羞赧的红,"我先出去了,您要是有什么需要的话,直接给我电话吧。"电话号码早就在林雪儿和蒋天行在一起的时候给了她。

轻轻电了点头,林雪儿脸上的笑意渐渐淡去,重新躺了下去,闭上眼睛。

韩磊站在林雪儿的chuang边,有些出神的望着那卷翘而浓密的睫毛以及那莹白如玉的肌肤,脸上瞬间又滚.烫起来。

顿了顿,还是悄声的退了出去。

......

林雪儿与蒋天行之间的矛盾韩磊并不清楚,但是从蒋天行将林雪儿抱回,以及在她的chuang边守候一晚就足以证明林雪儿对蒋天行还是有特殊的意义。

猜你喜欢

  1. 短篇
  2. 言情
  3. 总裁
  4. 都市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