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壁纸文学网 > 365bet888 > 短篇 > 同居恶魔校草:丫头,我要吃了你

更新时间:2019-10-02 07:07:08

同居恶魔校草:丫头,我要吃了你

同居恶魔校草:丫头,我要吃了你 池池 着

已365bet888_365bet备用网址台湾_365bet赔率怎么看 黑羽南,乔以心 婚恋短篇言情都市

365bet888_365bet备用网址台湾_365bet赔率怎么看版《同居恶魔校草:丫头,我要吃了你》是由池池创作的短篇类小说,主角黑羽南,乔以心全文章节目录,故事情节引人入胜、值得推荐阅读,“你这个死小子是不是跟踪狂?!从法国到台北,居然都能遇见你!”乔以心抬起小手,指着面前这个气焰嚣张的帅小子。“啊!你这个死变态!居然……摸我的胸!要死啦!”而面前的男生却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坦然的坐上了他的玛莎拉蒂扬长而去……“你等着!我一定不放过你!”乔以心指天发誓,却没想到他居然是……

精彩章节试读:

“每天都说明天,恐怕一直到你订婚我也不会知道真相了。”卓轩对她睡着的睡颜哝咕了一句,无可奈何的做回了座位,继续忍受好奇心的折磨。

时间飞快,乔以心在学校心不在焉的听了一天的课,一放学,乔以心就搭乘黑羽南的车子离开了学校。

“我已经挑选好了百合,还有玫瑰,场地的丝带,我希望用粉色……”一上车,乔以心就开心的和黑羽南说起自己这两天为订婚仪式所做的准备。“你对这些有什么想法吗?”说了个大概,乔以心献媚的想要得到他的意见,可是黑羽南竟然好像没听到她说话一样,心不在焉的开车。

“喂,你有在听我说话吗?”乔以心不禁提高了声音疑惑的问道。

黑羽南这才从思绪中缓过神“啊,有,我听见了,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他轻描淡写的说道。

乔以心听罢却垮下了脸,他这几天老是心不在焉,每当她说话,他也总是这样应付着自己,让她感觉到一阵失落。看着他舒展不开的眉头,她忽然想起什么似得,在书包里翻找着什么。

黑羽南疑惑的瞄了她一眼,更加专注开车,不多时,乔以心便从书包里掏出了一枚硬币“我和你说哦,我这两天在电视上学到了一种魔术。”

黑羽南一脸不信任的看着她,她能学会的魔术,那肯定不叫魔术了。

“你看,这是一枚硬币对吗?”乔以心故作神秘的把硬币呈现在他的面前,引起黑羽南的注意,虽然心里知道不会有什么惊喜,但是依旧有点期待。

“我能够把硬币从嘴里吃进去,然后从脖子后面拿出来,你信吗?”她说着用拿着硬币的手在脖子后面比划了一下,示意他硬币会从脖子后面拿出来。

黑羽南无奈的摇摇头,这个魔术他早就看过了,一点新奇都没有,他知道她早在刚才比划给他看的动作就把硬币放在她的脖子后面了,索性失了兴致,更加专注的开车。

“看着,我吃进去了。”乔以心还在一个人自作紧张,继续变着无聊的魔术,故作神秘的假装将硬币吃下去,然后手伸到脖子后面想要去拿那个早就放在脖子后面的硬币。

“呀。”乔以心脸色忽然一变,让黑羽南疑惑的回头望向他“怎么了?”

乔以心顿时面色绯红,她在想要拿起原本放在后颈上的硬币,竟然顺着自己的后背掉进衣服里了。

黑羽南见她表情不对,紧张的追问“怎么了?说话呀?”他焦急的把车子停靠在了一边,想问清楚怎么回事。

乔以心见他紧张的样子,更加说不出来了“没事,你快开车吧。”她极度不自然的想要掩饰。

黑羽南疑惑丛生,顿时响起了那枚硬币“硬币呢?”他疑惑,隐约响起她好像是在拿硬币的时候出了问题“到底怎么了?”

被他灼热的视线盯着,她只能不好意思的说道“硬币掉衣服里了。”说罢脸色通红的低下了头,小手不安分的从背后伸进衣服里摸索着硬币。

黑羽南看着她绯红的脸色,顿时忍俊不禁的笑出了声音“呵呵,你这个魔术,真是个逼真的“魔术”啊。”看她出糗,他却扬起了多日不见的笑脸。

乔以心终于掏出了硬币,不好意思的抬起头,看着他笑着的俊颜,心里一阵满足,虽然出丑,但是却觉得值得了。

黑羽南笑着再次启动了引擎,一路上的话多了很多,乔以心心满意足的笑着,感受着被他注意到的喜悦。

沈家别墅,沈嘉儿每天放学就把自己关进房间,望着窗外发呆。

她没想到这次的失误,竟然引起了这么一场天翻地覆的变化,本以为他只是一时气话,却没想到在事件的第二天就发布了会和乔以心订婚消息,等了四天,本以为黑羽南至少会给她打个电话,可是就连一个都没有。

在学校对她更是视若无睹,她的自信一点点的流失,黑羽南已经不再按照她的掌控走了,她思索了很久,决定采取非常措施,她绝对不能让黑羽南和乔以心订婚,怎么能让自己这么多年来的努力就这么付之东流。

她的眼角望向仆人刚端上来的咖啡,眸子阴暗一下,下定了决心要让黑羽南回到她的身边。

啪。

她猛然将咖啡杯打碎在chuang边,而后深吸一口气,闭着眼猛然一脚踩下。

“啊!”她痛的惊呼,感受着脚被瓷片扎破的痛楚,看着流出的鲜血,眸光如炬,她一定会让他回到自己身边的。

黑羽南将车子驶进一家豪华的婚纱店之后,款款下车,为乔以心打开了车门。

“这就是奶奶所说的婚纱店?”乔以心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如此华丽的婚纱行“索菲亚婚纱连锁。”她痴痴的呢喃着婚纱店的名字。

黑羽南对她一笑,绅士的点点头,拉起她的手,和她故作恩爱的走进了这家婚纱店。

一进入索菲亚,乔以心顿时感觉一阵富丽堂皇,店内的灯光夺目耀眼,一进门便看见了无数件被珍藏在玻璃柜里的婚纱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没一件婚纱都无比的炫目,让乔以心感觉眼花缭乱,不知道该往哪里看才好。

礼仪小姐早就接到预定,见到黑羽南,便心领神会的跟在他们身后,等候差遣。

“怎么样?有没有喜欢的?”黑羽南温和的问道,散发着无尽的王子气质,让跟在他们身后的礼仪小姐对乔以心又嫉妒又羡慕。

乔以心早就看的痴了,哪里有什么主意,她只觉得每件都好看,每件都想穿。

毕竟是一个未成年的小姑娘,她想都没想过自己会这么早就订婚,对订婚已经已经很难接受了,现在还要选婚纱,她更是丝毫没有反抗能力。

“我就知道你看不中,所以早就为你量身定做了。”黑羽南知道她已经花眼,索性帮她找台阶下,以免被人笑话。

乔以心木讷的点点头,无法思考的脑子,告诉她顺着黑羽南的安排走。

黑羽南看着乔以心脸上丝毫不带掩饰的懵懂,溺宠的笑笑,挽起她的手,走进婚纱店的中心处。

灯光闪烁,乔以心被照的有点发昏。

黑羽南溺宠的看着乔以心的面庞,虽然他没认真的想过和她结婚的事情,但是看着现在的她,他觉得内心涌现出一丝莫名的幸福感,看着她惊讶而可爱的表情,就想进一步的满足她,他拉着她的手,走向他请名家为她设计的婚纱。

远远的,两个人已经看见了一件闪烁着耀眼光芒的婚纱,乔以心就感觉自己想是一个正在走进公主童话的灰姑娘,等待着被仙女改变,从而和王子携手。

叮铃铃。

好听而流畅的泉水声音忽然打断两个人的思绪,黑羽南的手机忽然响起,让所有的气氛都消失殆尽。

黑羽南犹豫着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来电,竟然是沈家的宅电,顿时犹豫了一下。

四天了,他和乔以心的订婚典礼紧张的进行准备,他一面强迫自己,一面投身在这种忙碌中,忘记了令自己伤心的存在,可是现在,那熟悉的号码,却再次在**着他。

“谁啊?接啊?”乔以心疑惑不解的看着他,希望他接完电话,继续两个人的事情。

黑羽南被她期望的深情促使着,接通了电话。

“喂?”

“喂?南少爷吗?我家小姐被瓷器扎伤了,可是怎么都不肯看医生,你能过来帮一下忙吗?”电话一被接通,彼端就传来熟悉的管家声音,说着让他心房骤然一紧的消息。

“什么?好,我马上到。”听见沈嘉儿受伤,黑羽南的脑海已经不由自己控制了,脸色一变,答应了老管家。

挂断电话,才想起自己面前的乔以心,但是已经是身不由己“对不起,你先看吧,婚纱就在那里,嘉儿出事了,我要赶去看看。”他紧张的蹙着眉头对她说道,神情却不容置疑。

“哦。”乔以心不知道怎么回答,麻木的哦了一声,黑羽南却像是得到应许一样,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了。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消失在索菲亚的门口,乔以心的心顿时空了一大块,空虚,形成了一种蚀骨的伤,让她孤独的环抱住了自己。

“抱歉,我想改天再和他一起看,我也回去了。”她扬起一抹牵强的微笑,作为自己的保护盾,和礼仪小姐说道。

几个礼仪小姐,礼貌的笑笑,点头同意,并送她离开。

出了索菲亚,晚风有些凉,吹的她微微一瑟缩,望着空荡荡的门口,她的心再也找不到安全感,茫然而哀伤的叹了口气,只能打车离开索菲亚。

晚风拂拂,吹痛着她心中隐隐的忧伤……

失落的夜逐渐亮起灯火,妖娆的夜,依旧霓虹闪烁,乔以心茫然的凝视着车窗外,可是心里却怎么都无法掩饰那种想哭的感觉,她总是距离幸福有那么一步之遥。

她的视线不断的穿梭在人潮之间,在为内心的酸涩寻找着突破口,眸光一闪,忽然看见了以前和叶筱沫第一次相见的香料店,心里一动,想要去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香料。

“停车。”她柔柔的一叫,出租车顿时停下,她款款下车,付了钱,走向香料店。

却在还未走进之时,被人叫住了脚踪“乔以心?”

她茫然回过头,没想到叫他的人竟然是卓轩。

“你怎么在这里?”乔以心疑惑不解的看着他,如果分析没错,他也要进这家香料店。

“香料店老板,是我的好朋友,我来看看,怎么?你来看香料?”卓轩眸子狡黠的一笑,想不到在这里竟然能够碰见她,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是吗?”乔以心疑惑的望着他,脑海里,隐约的想起那个和自己说过几句话的清秀男生。

“恩,既然来了,就一起进去吧。”卓轩大方的伸出手邀请她,被她直接忽视掉。

乔以心白了他一眼,自顾自的率先走进了香料店,然后装作不认识他一样,看起香料来。

卓轩微笑着走进香料店,一进门,洛恒炎便惊喜的迎向他“你这家伙怎么这么有空,竟然光顾我这里?”看到卓轩的一瞬间,他着实有些震惊,这个商界大忙人,竟然这么有空来看自己。

“当然,好久不来了,不想你,一会想小源啊。”卓轩望着内室门口,娇羞躲着的小人影,灿然一笑。

洛恒源的小脸顿时一红,赶忙移开视线,望向室内唯一的客人乔以心。

“你可别逗弄我妹妹,你的大众情人气质,别在我这里乱放电,要是伤及了我妹妹,你会吃不了都转走的。”洛恒炎的脸色一正,对他说道。

卓轩顿时打趣道“哎呀,那么认真干吗,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也没见你妹妹喜欢上我,偶尔红下脸,又不代表什么。”

他和洛恒炎兄妹是从小青梅竹马的玩伴,洛家也是商界大家,只是后来洛恒炎家庭变故,亲生母亲病故之后,父亲找了继母,继母尤其的针对洛恒源,无奈之下便离开了贵族之家,虽被父亲要挟断绝父子关系,依旧强硬的没有回头,只在这里悄然声息的开了一家不起眼的香料店,来维持日常生计。

“哼,还好我家小源有定力来抵抗你这个天生的妖精。”洛恒源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每次看见小源脸红,他就一阵担忧,生怕自己的妹妹爱上这么个滥情少爷。

“是,是,你妹妹厉害。”卓轩忍让道,偷偷和和洛恒源眨眨眼,两人心领神会,对洛恒炎的担忧忍俊不禁。

乔以心听着他们三人寒暄,只感觉三人关系匪浅,话语间熟络且自然,一看就是相识多年。

乔以心随便拿了几种香料,来到吧台准备付账。

卓轩漾起一抹邪笑“她是我女朋友,打个折扣吧。”故意要触碰乔以心的底线,他略微张狂的说道。

洛恒炎的视线一下子正色了起来,刚一进门就感觉这个女生眼熟,没想到就是叶筱沫口中化敌为友的乔以心,但是听见卓轩的话,他更加震惊,眼前的女生竟然和卓轩有艾1魅。

“你别瞎说。”乔以心心情本就不好,还被他调侃,一时间急的脸色绯红,但是在洛家兄妹的眼中,只向是两个吵架的小夫妻。

“你女朋友,怎么可能只打折,免费吧。”洛恒炎倒是很大方。

乔以心听罢,一时间焦急不已,赶忙从钱包里拿出两张大钞放在吧台上便离去了。

“喂,你女朋友给多了。”洛恒炎坦然一笑。

卓轩无谓的耸耸肩“收着吧。”便转身追出去。

洛恒炎有些惊讶的看着卓轩,他也会主动追一个女生?真是令人费解,浏览花丛的大少爷,竟然也有例外的时候。

卓轩大步流星的追上刚要打的士的乔以心,一把握住,她已经伸出去的手,将她整个身体都霸道的扭转过来,而后不由分说的拉着她向前走。

“喂!你干吗!松手啊,我要回家!”乔以心脸色骤变,被他调侃不说,竟然还这么自作主张的拉着自己。

“恩,我知道你要回家,但是看你心情不好,先带你去个地方。”说话间,两个人已经到了卓轩的车前,乔以心身不由己的被他安置到副驾驶座上,他上车后便启动了引擎。

乔以心沉默不语,他竟然看出自己心情不好,索性任由他带着自己兜风,只要能散散心就好。

不多时,两个人便来到了夜店一条街,看起来,都不怎么正经的地方。

“喂,你带我来这里干嘛?”乔以心脸色微变,身为名门大小姐的她,从来没有来过这样的地方,只感觉空气一阵腐坏,有种援交小姐的感觉。

“带你来发泄一下。”卓轩邪笑,一脸的不以为意“放心吧,由我保护你。”说罢对她调皮的眨了下眼睛,下车为她打开车门,和她一起走向邻近的一家歌厅。

灯红酒绿的桃源深处,偌大的舞池里群魔乱舞的景象,让人分不清自己是在人间还是在地狱,霓虹闪烁,将乔以心原本清晰的头绪,被晃的模糊了起来。

“哎呦,这不是卓少爷吗?快请。”吧台的老板娘一看到卓轩,立马献媚的贴上来。

老板娘是个成熟的女人,二十岁左右的样子,身材却让人血脉喷张,衣着更是让人一阵憧憬,浮想联翩。

“您常用的包间给你空着呢。”老板娘高兴的引领者卓轩和乔以心两人往歌厅的最深处走

到了最内侧的包间,卓轩对老板年礼貌的示意一下,让她离去,反手将包间门关上,才阻隔了喧闹的声音“很不习惯吧,还好,这里隔音效果不错。”他早就看见了乔以心的脸色,看来是很不习惯。

“恩,好多了。”乔以心无力的说道,拿起包间桌上放着的类似饮料的东西,开启了一瓶兀自的喝了一口“哇,好难喝。”

卓轩这才望向她,不禁扑哧笑出声音“那是进口的啤酒,你竟然说难喝。”

乔以心顿时瞪大了眼睛,赶忙去看瓶子上的表情,竟然真的写的真的是啤酒,她可是第一次喝酒,这要是被她父母知道一定会被骂死。

“我不要在这里了,我要回家。”乔以心有些慌乱的说道,打算起身之时,却看见卓轩打开了包间内的点唱机。

“我带你来这里不是让你喝酒的,是让你来发泄的,喏。”卓轩说罢,将话筒递给了乔以心,兀自的为她点了一首当下最红的歌曲“这首歌大家都会,来唱唱吧。”

乔以心犹豫了一下,舒缓的音乐流淌而出,带着悲伤色彩的旋律打动了她的心,虽然从来没有来过这种歌厅,但是在电视中也看过不少,她顺势接过卓轩手里的麦克风,毫无不适应,心情自然而然的迎合着旋律,轻唱出声。

她的每一个字都唱的清晰,动情,让卓轩不禁后悔,为她点了这么一手忧伤的歌,让她在自己面前流露出这么哀伤的深情,将自己的心情也引入悲伤之中,不由自主的拿起另外一个麦克风轻启薄唇,随着她的声音,伴唱出声。

乔以心微微一愣,下一秒却扬起一个随和的微笑,融入这种气氛中,两个人所有的悲伤,一时间如同找到了相同的突破口,缓缓的舒缓开来,融入彼此的声音中。

两个人在包间里,一首接一首的点唱,卓轩坐在一旁打算休息一下,体贴的为乔以心叫了几瓶饮料,乔以心笑着接过,在唱歌的间隙,举起来喝一口,然后接着唱。

卓轩看着乔以心逐渐缓解的心情,合唱的时候不亦乐乎的样子,让他不禁有些欣慰,没想到自己临时的主意,她竟然会喜欢。

可是她虽然一首接一首的唱着,可是眼神总是很恍惚,他知道,她的心里还是在担心着某个他最禁忌的对头。

想到这里,原本舒缓的心情再次蒙上阴霾,就在此时,他的手机却忽然响起。

他眉头轻蹙,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来电显,眸光顿时变的幽暗了,那是一个最亲近,却又最遥远的人给他打来的,如同施舍一样的电话,让他嘲讽的不想接起。

正在唱歌的乔以心以为他是怕吵,便将正在唱的歌暂停,视线望向他,对他微微颔首,示意他可以接听了。

被她的视线一望,他顿时犹豫了,略微思索一下,缓缓的按动了接听键。

“怎么这么半天才接?你不知道我很忙吗?”彼端的女人,声音严肃而苛刻,丝毫不带一点的母性温柔。

“妈,我也很忙。与其这样,不如不要打电话。”卓轩的声音嘲讽而冷硬。

乔以心看着卓轩前所未有的表情,顿时噤声,聆听他说话。

为什么此时的卓轩,竟然不再那么浪荡不羁,眸光中,确是一个那么孤寂无助的少年呢。

听着他口中叫着电话彼端的人“妈”。但是口气却是那么的冷硬,让她不禁无法理解他的态度。

卓轩听着母亲听了他的话后,大斥自己没有礼貌,听了几句,莫名期待的心,逐渐的再次变冷,再也不顾及礼貌,他果断的挂断了电话。

包厢内一时间死一般寂静,乔以心一直凝望着他,卓轩的对上她的视线,再次覆盖上自己浪荡不羁的假面,玩味的一笑“我们接着唱吧,别扫了兴致。”

乔以心却没有动作,忍不住疑惑出声“你和你母亲说话为什么是那种态度。”

卓轩原本覆盖的邪笑,再次破裂,眸光一阵阴寒,他身旁的所有人,包括从小一起长大的洛家兄妹,从来就没有人敢这么直接的问他,和她母亲的问题。

卓轩的脸色骤然间阴冷,让乔以心顿时噤声,不知道再说什么好。

“既然你不想唱了,我们就走吧。”卓轩说罢,将话题转移“时间也不早了,你该回家了。”说罢他冷然起身,不由分说的拉起乔以心的手,一同离开了歌厅。

夜色沉沉,她看见了陌生的卓轩,卓轩却极力的想要隐藏不经意流露出的真实自己。

连个人各怀心思的上了车,绝尘而去,融入无边的夜色之中……

中心医院的一角,黑羽南执意抱着沈嘉儿走近电梯。

黑羽南感受着她的体温,面色阴沉,掩饰着自己内心深处最深的伤,不想再为他敞开,可是看着她疼的发白的脸色,内心却有漾起涟漪,不能对她不担心。

他赶到沈家的时候,她还在闹别扭。不肯包扎,看着她脚上已经干涸的血迹,他很震惊,为什么她会忽然这么折磨自己,看到他来了,竟然热泪盈眶,和那天晚上狡辩的女人判若两人,让他迷茫。

他只能把持着自己的心,高傲的自尊心不容许她再次践踏。

“你还在生我的气吗?”沈嘉儿瞄准机会,在电梯里唯唯诺诺的说道,一副生怕他生气的柔弱样子。

黑羽南暗暗叹口气,心莫名的柔软了“没有。”他抱着她,内心无法平静,只能目光盯着电梯上数字一次次改变。

听见黑羽南的话,沈嘉儿暗自松了口气,电梯开启,黑羽南依旧抱着她,走出医院,坐上了他的车。

车内一片死寂,沈嘉儿略微思索,轻柔的出声道“你真的会和乔以心订婚吗?”她的语气小心,眸光不曾离开他的脸,生怕错过一个表情。

“恩。”黑羽南被问到不想回答的问题,淡然的想一笔带过。

沈嘉儿的心顿时跌落谷底,立刻换上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我能请你不要和她订婚吗?”她低着头,不让他看清自己的表情。

黑羽南的心悸动了一下,却再度冷静下来,明明是她的欺骗让的处境变成了这样,可是她竟然又对自己说不要订婚,让他一时间更加的迷茫,她,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

“那天真的是个误会,他是喜欢我,所以说想和我一起出国,可是我并没有答应,你也知道,我出国只是单纯的为了想让你我冷静下。”沈嘉儿真切的望着他,却再次扯谎,内心明白,他迄今为止是没有去查事情的真相,如果他查了的话,绝对不会来看自己,他没查,就代表他以后也不会查,从而相信她。

看着她重视自己的样子,他虽然没有消气,但是冰冷的心依旧融化了一些,视线缓和了很多,气氛不再僵硬,他疑惑出声“受伤了为什么不想来医院。”这才是他最关心的话题。

沈嘉儿的视线闪过一丝安然,他,果然还是在意她的,她的眸子一黯,轻柔的说道“听见你要和她订婚,就感觉不到痛了,只想一个人呆着。”

黑羽南听罢,内心犯过一丝苦涩,她的心里真的有他吗?他真的辨不清那天的她和今天的她那个是真实的,可是心依旧为她所动。

“以后好好照顾自己吧。”苦涩越来越深,他已经答应了乔以心,没有了退路。

“你真的不能不订婚吗?”沈嘉儿听着他似要全身而退的话,心里一阵慌张,难道事情就真的没有了缓和的余地,错一次,就真的全部完了吗?

黑羽南被她的话问的沉默了,想起乔以心天真的脸庞,和自己把她丢在索菲亚婚纱店的样子,他的心,莫名的为她牵挂,不由自主的为她着想,不想然她为难“事已至此,大势所趋,我妈和我奶奶也都插手了,媒体也大肆的报道了,我虽然不喜欢她,但是我也不能伤害她,将她扔在风口浪尖不管。”他的语气平淡,对她,他对她却仍旧无法彻底的放下那颗受伤的心,生怕再受伤害。

说话间,黑羽南的车子已经停靠在沈家门口。

沈嘉儿听完他的话,内心一阵挣扎,但是不知道要说什么好,只能低着头,楚楚可怜的,推开车门,依依不舍的下车,发生的一切都不知道要怎么收场才好。

黑羽南看着她下车,内心无比的矛盾,不舍的他想要挽留她,可是高傲的他却不容许,只能在挣扎间,眼睁睁的看着她下车,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在车外看着他,泪光灵动,此刻她是真的想哭,没想过会因为自己的失误,将他推给了乔以心。

黑羽南深深的忘了她一眼,而后启动了车子,缓缓驶离了沈家门前。

沈嘉儿看着他离去,泪水潸然泪下,眸光却多了一分坚决,她,是绝对不会让他这么轻易走出自己生命的。

黑羽南压抑住内心的寂寞,任由心房因为离开而拉开的一个空洞,开车驶向乔家。

想象和乔以心匆忙的分别,他内心依旧愧疚,想去她家看看她,也想知道她对婚纱是否满意。

车子缓缓的驶向乔家门前,黑羽南却忽然看见乔家门口停着一辆银色轿车,正疑惑间,只见乔以心从车上下来。

乔以心表情淡然的下车,没有回头,卓轩打开车门,屹立在车边,叫住了她“不对我说声谢谢吗?”他笑的依然邪魅,可是乔以心已经不相信他这种装出来的笑容,他的内心貌似还在为那个电话而烦闷。

“谢谢。”不想引他不开心,乔以心回过头,微微一笑,真心的感谢他,若不是他,自己的心情真的不知道还会压抑到什么时候。

卓轩微微颔首,心满意足的看着她,忽然感觉到不远处的一道灼热视线,循着感觉望去,只见黑色的轿车内,黑羽南冷眼观看着他们的道别,一时间玩味四起。

黑羽南看见卓轩已经看见自己,索性开门下课,看着屹立在他面前的两个人,他的心,竟然莫名的有些烦躁,尤其当乔以心回过头对他笑的时候,他的心情更加的郁闷了。

“竟然会和黑羽少董在这里见面,真是意外。”卓轩玩味的笑着,屹立在他面前,看见他脸上的脸色,微微的有点意外。他似乎很在反感自己的出现,索性笑道“你丢下未婚妻到处走,可不好哦。”他的口气调侃,寓意自己是因为他的失误才钻了空子,可不是自己的错。

黑羽南望了一眼乔以心,内疚的眼神一闪而过,对卓轩展露出锋芒“我自己的事情,我很清楚该怎么做。”

“哦?是吗?”卓轩眉毛轻佻,一脸的浪荡不羁,本来郁闷的心情,似乎在黑羽南身上得到了发泄,心满意足的笑道“那我就放心喽,至少别再发生这种未婚妻没有车子坐的事情了,不然下次是谁送她回来就不知道了。”他富有深意的一笑,才开汽车门上车,而后在黑羽南和乔以心的注视下,绝尘而去。

乔以心看着沉闷的黑羽南,内心暗叹一口气,他的心情看来又是很糟糕“嘉儿出什么事了吗?”她柔声问道,隐约记得他接电话时的神情。

黑羽南对上她的视线,微微一点头“受了点伤,不过包扎好了。没事了。”回想起沈嘉儿下车的那一幕,他的眸光失神一下,依旧无法全然放下她。

他的视线被直视着他的乔以心轻易捕捉,内心因为这个眼神,而被拉扯一下“哦,那就好。”她笑,掩饰自己的酸楚。

看着她的笑容,他才放心了一些“那件婚纱还满意吗?”他低声问出声,有些歉疚的问道。

乔以心摇头“那是你定制的,你本人不在,我也就没看。”她实话实说,当时也真的没有心情继续看婚纱。

“这样啊。”黑羽南有些意外的看着她,内心的愧疚加剧,赶忙说道“要不明天我抽时间,我们再去看吧,然后将其他最后的准备工作也都准备好。”他抿着嘴,努力的对她笑。

乔以心看着他牵强的样子,淡然的摇摇头“算了,我明天还亚欧去星野丰家里上课。”

黑羽南的眸子一暗,不知道为什么,他老是感觉面前的乔以心怪怪的,虽然笑着,可是那笑容里,却有着异样的东西,在拉车着他的心房,可是却又不知从何问起。

“有点冷了,我先进屋了。”乔以心依旧笑,只是内心感觉到疲惫,这种笑容看,她真的不想伪装了。

“恩,好,早点休息吧。”他礼貌的点头,看着她转身进入乔家,黯然叹息着,上车离去。

夜深人静,伤口逐渐的蔓延开来,引着他们走向寂寞的边缘……

第二天是周六,乔以心一大早便起来,为去星野丰家做准备。

“你这丫头,为学做西点,就能自己起这么早,怎么订婚就不那么上心,每天还要*揪你起chuang。”韩琦莲见女儿起这么早,便发起牢骚来。

乔以心调皮的吐吐舌头“哎呀,知道了,明天我早点起就是了。”她献媚的蹭蹭韩琦莲的肩膀,对她撒娇,不让她怪罪自己。

韩琦莲无奈的摇摇头,吩咐仆人收拾碗筷,便自行上楼去了。

乔以心赶忙背着准备好的背包让管家备车,向星野丰家驶去。

抵达星野家的时候,叶筱沫已经率先在星野家等乔以心了,乔以心一进入星野家,叶筱沫便相似一个主人似得迎出来。

“哎呀,你怎么才来啊,我都等了快要半个小时了。”面对迟到的乔以心,叶筱沫一点都不客气的说道。

乔以心会心一笑“上次送我的司机今天生病了,今天送我来的是实习司机,就迷路了。”

同居恶魔校草:丫头,我要吃了你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婚恋
  2. 短篇
  3. 言情
  4. 都市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