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壁纸文学网 > 365bet888 > 言情 > 北有乱花乏安赏

更新时间:2019-10-01 10:49:00

北有乱花乏安赏

北有乱花乏安赏 乱步江南 着

连载中 顾常,结怜 言情热血

北有乱花乏安赏主角是顾常结怜的小说,故事内容写的很精彩,值得推荐阅读。日暮沉沉,琉璃重檐错,流霞云光暖。丝绒蓝的天空与乳白橙黄悠然缠绵。钉在窗棂的风铃摇动了暮色。

精彩章节试读:

为了顾常,我决定给花乱一些教训。

月黑风高夜,杀人越货天。

我背着包袱娴熟的轻踮屋檐跳上跳下,蹲**身看挽安楼外北矢士兵不停来回。

身后有一颀长身影亦随其后,远远的站在枝桠上,“真是有趣。”声线从容慵懒。

“戒备还真是森严,不愧是衣冠禽兽啊……”我摩挲着下巴自言自语道。

“谁!”长剑呛啷出鞘。

我大为咋舌,北矢国的士兵听力都这么好?

“喵~”我捏着嗓子叫了一声。

“有刺客!”

这位士兵,你辨音能力这么好你爹娘知道吗?

此地不宜久留,我拿起包袱准备走人。

论逃跑,我以前敢说我排第二谁也不敢妄称第一。

可那都是从前了啊……

我哭丧着脸看自己被反手绑着眼看自己遮脸的黑布就要被扯下。

“这是在干什么?”花乱慵懒的声调更是生生给我泼了盆冷水。

“禀告太子,此人刚才在您的屋檐上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做什么,属下怀疑这人是刺客,所以绑了正想给您过目。”

知道什么叫欲加之罪吗?这就是啊这就是啊!倒打一耙……六月飞霜的冤案啊……

“你姥姥……小爷哪有做了什么!”我不安分的扭动着手。

“那你说说,你大半夜不睡觉不会只是来本宫屋檐上散步吧?还是说,你是**狂?”花乱狭长的眼睛里敛滟了某种不知名的光,晃花了我的眼。

“算你狠!”我咬牙,正欲自己挣开脸上的遮布表明身份。

倏然有件外衫飘来罩住了我的大半身,淡淡的海棠花香。

“此人必定是哪里的采花贼,先将她关入挽安楼内,本宫要亲自审问。”

采花贼你妹……

只觉得进了个封闭的空间内。

“太子殿下,真的不用属下守在这里吗?”声音充满浓浓的担忧,“这人可是采花贼啊!”

“本宫自当有分寸,此人虽是采花贼,但身手笨拙,不足为惧。”花乱婉言拒绝。

说我身手笨拙?你会后悔的……

我悄悄的挪近chuang榻,等我把绳子蹭断了就有你好看!

门吱嘎一声的关上了。

沉稳的步声声声踏近。

快了,快了,就差一点就蹭断了。

腰间忽地一紧,眼前忽然亮了起来,花乱俊美的脸突然靠近。

“临儿想我了?”温软的气息吹得我脖颈痒麻无比。

“衣冠禽兽,你最好赶紧松开小爷,不然小爷一生气怕自己都不知道做了什么事!”我咬牙切齿的威胁着他。

“是吗?不过我劝临儿不要这么做,我的士兵们可都是知道我正在不辞辛劳的正在连夜审问采花贼呢,要是我出了什么事,他们一定会第一时间闯进来,要是‘不小心’看见了临儿的脸,”他顿了顿,“唔……这传出去怕是对左丞相府不利吧?”

“你……!”我攥紧拳头,竟敢用爹爹来危胁我!

“临儿带了礼物来看我吗?”他说着便解开了绑在我肩头的包袱。

“啊!”我伸爪想要夺回来。

“我看看。”终是不及他手长。

“化骨散、迷香、泻药、痒痒粉、茛菪草……”他宠溺的笑着,将包袱扔在一旁,“这些不合适我,临儿下次带自己来就够了。”

这人脸皮还真厚……

他用力一抱,将我放在了榻上。

“衣冠禽兽!你想干什么!”我怒喝道。他轻轻揽住我胡乱挥舞的手臂,“临儿……”花乱软软的唤着,懒得像阳光下的猫。

“让我抱抱,”他说。

“临儿很讨厌我吗?”沉默了一段时间。

“是啊,十分厌恶,巴不得你立马滚回北矢国去。”我厌恶的别过脸,看不到他脸上稍纵即逝的失落。

“没关系,反正临儿会喜欢上我的。”也不知道他哪来的自信,凿凿的说。

“哼,真是不好意思啊,小爷早就有喜欢的人了,而且永远不会变!”我双手交叉叠在脑后。

“你说的是那个奶油小生顾常。”他用肯定的语气问。

我:“……”什么奶油小生,你比顾常更像好么!

“反正我是不可能喜欢你的,因为连正眼看你都觉得恶心。”虽然他长得真的是很养眼啊……

他忽然轻笑了起来,“夜夜琴歌凤求凰,何忧红杏不出墙。”

什么意思?

“睡吧,睡醒了放你回去……”他揽紧了我的腰际。

放手啊,衣冠禽兽!

北有乱花乏安赏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言情
  2. 热血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