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壁纸文学网 > 365bet888 > 灵异 > 通灵咒语

更新时间:2019-09-29 14:51:40

通灵咒语

通灵咒语 诡梦徒 着

已365bet888_365bet备用网址台湾_365bet赔率怎么看 段凌越,何念言 悬疑灵异

主角段凌越何念言小说_《通灵咒语》是诡梦徒最新365bet888_365bet备用网址台湾_365bet赔率怎么看的灵异小说,主要讲述了:卫校毕业,被父亲强逼着到孙家做临终护理,没有想到却卷入一场阴谋之中夜纠缠,一具干瘪老尸,夜夜纠缠,整个村庄笼罩在死亡当中而破解这一切的关键居然就在我身上

精彩章节试读:

孙大胖对于我如此的驳他面子,有些不悦,我赶忙给他倒酒,而且直接略过了他面前的小酒杯,倒在了大碗里。

农村的大碗都是比脸还要大的,我还真的就不信了,他这么喝会喝不醉的,所以一个劲儿的给他倒酒。

他倒是也爽快的很,咕咚咕咚,就跟喝水一般,并且还对我说,我可以不喝酒但至少要吃点饭菜,我看着孙大胖那稍稍有些泛红的脸颊,心中很是得意,也没有多想什么他给我盛了一碗汤,我也就喝了。

想着一会儿逃跑还是需要力气的,可谁知道,这汤才刚刚下肚没多久,我就觉察出了不对劲儿,这汤里居然有些微微的泛苦味儿。

这种味儿,虽然不明显,但是一吃就能吃的出来。

我立刻停住了手中的汤勺,看向孙大胖,他却还是跟刚刚一眼,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并没有主意我。

于是,我又看了一眼那碗汤,看起来跟普通的肉汤也没有什么区别,应该是自己的神经绷的太紧了。

“来,大胖哥,你再多喝点。”我说着想要起身给孙大胖倒酒,可这一起来,就觉得自己有些站不稳,眼前的孙大胖也变成了重影了。

“呃?”我的身体一个踉跄,赶紧伸出手按住了自己的额头,并且用力的摇晃了几下自己的脑袋。

“是不是觉得有些头晕啊?”孙大胖起身,双手搭在了我的胳膊上,我又用力的摇晃了几下脑袋,结果这动作非但不能让我清醒过来,反而让我觉得意识似乎变得有些模糊了。

“你,你,你在汤里放了什么?”我的舌头居然也莫名的有些发麻。

“不过是一些不伤身的药而已,刚刚我顺便多炖了一点点,就给你加在汤里了。”孙大胖一脸阴笑,两只手不安分的扶上了我的腰肢。

“你,你,你别碰我!”我已经是用自己最大的音量在冲着孙大胖叫喊,但是这声音哪怕是在我自己听来也像是猫叫一般。

这种声音非但不能起到呵止住对方的作用,也会让对方觉得我这是在娇嗔,挑起对方的**。

“呵呵呵,等不及了?没事,老子就让你快活儿升天。”孙大胖一边说着,一边直接就将我横抱而起。

我拼出全力挣扎,但是,这样也敌不过对方的力气大,将我抱着走到客厅,然后朝着客厅的木头靠背长椅上一丢。

“呵呵,那个死瘸子跟那个老女人蠢的要死,哪里来的什么鬼?什么劫的?还想让他们的死鬼儿子活过来?真是痴心妄想!就你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冥婚太可惜了,还是让我来尝尝鲜。”孙大胖说着就冲着我伸出了手。

他的手直接就冲着我的%.口抓了过来,我拼命的翻身爬起,眼前都已经渐渐的没有影相了,而是变成一团一团的黑影在旋转。

那孙大胖则是嘬了嘬牙花子,咧嘴嘿嘿嘿的笑了起来。

“今天,你可没处儿跑了,过来,让我稀罕稀罕,老子都三十五了,那死瘸子也没有打算给我买一个女人,今个儿,我就来好好的尝一尝女人的味道。”他的话音刚落,一双又宽又厚的手就朝着我伸了过来。

肆无忌惮的在我的%.口处搓揉着,我的脸一阵阵的发烫,如果让我承受这样的羞辱,那么我宁可选择死亡。

“呃呃呃。”我的喉咙里无法自控的发出了几声哼哼声。

“知道舒服了吧?好,咱们也别走这过场了,来吧!”孙大胖说完,那张毛孔冒着油花子的脸立刻就凑到了我的面前,猝不及防的在我的脸颊上狠狠的亲了一口。

我能感觉的到,口水已经留在了我的脸颊上黏糊糊的,让我作呕。

“你?”我的嘴微微的张了张。

“你说什么?”他笑呵呵的侧着脑袋,将耳朵几乎贴到了我的嘴上,还无比下作的问道:“你等不及了是吧,呵呵呵。”

“嗯,咔。”

就在孙大胖侧着耳朵大笑的时候,我毫不犹豫的就张开了嘴,狠狠的咬住了他的耳朵再用力的一扯。

一股子血腥的味道,瞬间就在我的嘴里蔓延开来了。

“啊啊啊!”孙大胖低声一叫,一巴掌直接呼在了我的脸颊上。

这一下他变得尤为的暴戾,一把就拽下了我的衬衫,衬衫的纽扣散落一地,我羞恼的紧紧用手捂着自己的%.口。

孙大胖力大如牛,一只手就将我的两只胳膊紧紧的拽住,然后再一次朝着我的身上压了过来,他那坑坑洼洼的脸直接就埋在了我的%.口上。

“啊啊啊啊。”我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惊叫,张嘴就咬住了孙大胖的胳膊,他被我彻底的激怒了,拽起我的头发就朝着木椅的边缘处狠狠的砸了过去。

本就有些晕眩的我,现在眼前是彻底的一片漆黑。

在昏迷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就是孙大胖的发狠的咒骂我,并且恶狠狠的说:““臭娘们儿,居然还敢咬我?老子今天无论如何都要办了你。”

“醒醒,快醒一醒!”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我听到了有人在叫我。

我无力的眯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孙瘸子那张满是斑点的脸,我吓的是身体一颤,猛的坐了起来。

这才发现,自己居然是躺在孙家宗祠的祠堂牌位前,下意识的抹了摸自己的衣服**,还好,都还穿着,只是头痛欲裂,一抹额头,额头上的血已经干了。

“谁让你进来这的?是不是大胖。”

“大胖,该死的孙大胖!”我的脑袋疼的要命,整个人都还没有在惊惧中回过神来。

而就是在这个时候,孙瘸子发出了一声惊叫,然后就朝着正前方的红色棺椁里伸手,跟孙瘸子一起进来的李婶也冲上前去,两人吃力的把棺材里的孙胖给跩了出来。

孙大胖此刻已经面色面色惨白,浑身就好像是一个泄了气的皮球,干瘪无比。

李婶将孙大胖的脸轻轻的转动了一下,结果他的脖颈处居然露出了十分恐怖的牙痕,这分明就是一个人的咬痕。

孙瘸子的手朝着孙胖的鼻底一探,脸色顿时是一变,然后带着颤声对那李婶说道:“春花,胖子,胖子死了?”

“死了?”李婶听到孙瘸子说的话,先是一愣,紧接着便立刻蹲**身把手搭在了孙大胖的手腕上。

这个动作倒是让我隐隐约约的想起了很早之前的事情,那个时候,我们村里没有医务所,村里的村民如果得了急症,就会到孙瘸子家,找孙瘸子的老婆李春花,她是我们这有名的赤脚医生。

所谓的赤脚医生其实就是没有真真正正去正规的地方学习过医术,但是,却知道一些药理的农村医生。

看着眼前的李婶,我仔细的回忆着,突然脑海中闪过了早年李春花来我家给我病重的爷爷把脉看病的情景。

“你,你,你是春花婶子,你,你没死?”我震惊的看着眼前的李婶。

要知道,李春花可是那个时候李家村十里八乡的大美女,体态妖娆,面若桃花,就算是后来年过四十也是风韵犹存,看起来顶多是刚刚三十的少!*。

正因为她如此的出类拔萃,孙瘸子才会花尽心思硬是娶了她。

而眼前的李婶,除了眼神与李春花有一点点的相似之外,身材臃肿,皮肤松弛,十足的老村妇模样。

“呵呵呵呵,没有想到,我都变成了这个样子,你居然还认得出我。”李婶的表情有些自嘲,而她的眼神中却透着无尽的悲伤。

“你们,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我求求你们,放了我和张秀兰。”我看着李春花,恳求道。

都说医者父母心,懂得医术,一直在村里治病救人的李春花,心肠肯定不是毒辣的,我希望她可以发发慈悲放了我和张秀兰。

“闭嘴!想着就差这最后一步了,明天,明天就是十五阴日,等你跟我儿冥婚之后,若你还有命或着,我就放了你。”李春花说着,就朝着我走了过来。

一只手死死的钳住了我的手腕,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药效的缘故,我现在还有些浑身无力,所以无法挣脱李春花的手。

“可是,大胖是怎么死的?我怎么觉得他死的有些蹊跷?”孙瘸子说着目光就朝着宗祠里转悠了一圈,然后又落到了孙大胖那干瘪的尸体上。

“别管怎么回事儿,这一次,无论如何都要成功。”李春花说着便将我用力的一推,现在我已经发现了他(她)们的事儿,李春花也就不用在我的面前装模做样了。

她半推半拽的将我弄回了孙家老宅,准备将我反锁在那连窗户都没有的房间里。

“春花婶子,你说想要让我跟孙有福冥婚?可是,孙有福不是还活着么?你就别吓唬我了,放我走吧。”我死死的抱着李春花的胳膊,知道这一松开,她是铁定要把我一个人反锁在屋子里的。

“活着?你见过他,难道昨晚?”李春花看着我先是很愕然的一愣,然后嘴角便是不自觉的浮现出了笑容。

猜你喜欢

  1. 悬疑
  2. 灵异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