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壁纸文学网 > 365bet888 > 短篇 > 爹地,妈咪只爱我

更新时间:2019-10-02 05:07:57

爹地,妈咪只爱我

爹地,妈咪只爱我 青涩 着

已365bet888_365bet备用网址台湾_365bet赔率怎么看 苏子阳,亚宁 宠文短篇总裁腹黑

主角是苏子阳,亚宁的小说,《爹地,妈咪只爱我》小说免费章节在线阅读是由青涩创作的短篇类小说。苏子阳把车停在一处山下的加油站里,付给店员两万块照看一晚上。又命令亚宁在旁边的零售超市买些食品矿泉水,亚宁糊里糊涂的按着他的安排行动,不过,还是偷偷利用职权讨了点便利,买了很多自己平时舍不得买的巧克力还有制作精美的小蛋糕~这也是食品呀。

精彩章节试读:

晚上九点左右,亚宁在自己房间里,左等右等苏子阳还是没有回来,问了大堂经理,都没有人见他们回来,终究还是忍不住,去找了林寒闵。

“你觉得,他们会不会出什么事了?”亚宁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没有那么紧张。

“不会的啦,你放心,苏子阳怎么可能做没把握的事情~现在啊,好得很~”林寒闵一时口快,没有控制住自己的嘴。坏了,苏禽兽就吩咐我这一件事,我还给说的八九不离十了~不过,让她知道也不是什么坏事情,只会……更有趣~

“什么意思!?”亚宁追问。林寒闵一定知道什么,就是不告诉自己,会是什么事呢?能跟今天他们失踪有什么关系?

“哎,我不能说~”林寒闵故弄玄虚的说,等着亚宁逼问他,这样自己就有好借口啦,林寒闵是个不愿意把自己掺合太深,有总会搅和那么一两下的人,说好听点呢是知道手下留情,说难听点就是——jian人~

“林寒闵!我可知道我奶奶住院的事跟你脱不了干系!”亚宁发狠道。

“我那也不是非常情愿的~你知道,我们彼此都身不由己嘛~”林寒闵自知理亏,只好把责任全推在苏子阳身上,朋友吗,就是拿来出卖的~其实身为苏子阳的好朋友,苏子阳和亚宁之间的那些丝丝缕缕的协议,自己也是一知半解的知道一些,当下除了感叹亚宁小女子的勇敢大无畏以外,就是骂自己的好朋友禽兽了,怎么会有人比自己还禽兽~哎~

“林寒闵,你要是不想登报,自己被人抛尸荒野的话,就最好从实招来!”亚宁跟林寒闵相处的时候比较自然,也许是对方没有把自己当外人看,也许是爱屋及乌的原因也不一定。反正亚宁一点也不怵林寒闵温文尔雅的好医生外表下,阴险藐视一切的心。但面对亚宁的时候,林寒闵一点也毒辣不起来,这个亚宁就不知道了。

“好嘛~我告诉你,但是你绝对不能告诉苏子阳是我说的。”林寒闵一副本来我就没打算瞒你的样子,末了,再补上一句,“万一到了你要质问他的地步,你可以说,这是你自己领悟到的。”

“什么事情严重到我会去质问他?”

“你先保证。”

“好,我保证。”亚宁举起双手认真地承诺起来。

“扑哧。”林寒闵笑起来,“你真搞笑,郑亚宁,承诺说出来就好,举什么手,你大日本帝国啊~”

“你再不说我就要去厨房拿刀了啊!”亚宁作势就要转身去厨房。

“哎~”林寒闵拉住她的一只手,“开玩笑而已啦~”

有种触电般的感觉流过林寒闵白皙修长的手指,这是一种久违了的感觉,林寒闵一时竟不想放开,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轻咳了一声。“咳,那个手挺软啊~”

“我要去拿刀!”亚宁气结转身,一定要给这个整天爱开玩笑的人一个教训!奇怪,明明他就不在乎身边发生的一切,参与进来的时候也仿佛置身于自己的世界中,怎么就那么喜欢拿自己开玩笑呢!

“郑亚宁。”突然低下来的声音,让亚宁心情猛的下沉,应该是什么不好的事情,亚宁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

“你先坐下好了。”林寒闵让亚宁坐在自己房间里灰色复古花纹的长沙发上。

“是这么回事,首先,我得告诉你,这不是好事情。再来,你还是不要对苏子阳有什么坏想法,我认识他这么多年,他有什么事都不会往外说,永远压在自己心里。我也是用了好几年的时间才能有些了解他。”林寒闵说着,停下,问向亚宁,“他是不是生日那天跟你说了他家里的事?”

“恩,跟你要跟我说的有关系吗?”不是要跟我说苏子阳去哪了吗,怎么扯了这么多有的没的。

“我是说,我很惊讶,我知道的时候,惊讶的连下巴都合不上,你才认识他多长时间,他就对你那么放心。他是个极度压抑自己的人,不让别人了解他,不让别人接触他的生活,不想改变既定的规律,怕被相信的人欺骗,怕自己深爱的人根本不爱他,很轻易的就离开他,所以说,你对他来说是不同的。”

“能有什么不同。”还不是一样,欺骗了他,然后从此把我拒之门外,每天再顺其自然不过的跟我相处,看不出一丝端倪,不明白他究竟要做什么。

“有,你打破了他的规律。如果没有不同,他也就不会专门告诉我不要把这些事告诉你。”林寒闵看着面前这个心里面早已经把苏子阳深深种在心里的女人,自己都没反应过来心里涌起了一阵苦涩,转瞬忽视,接着说,“我跟你说这些,看起来像废话一样,只是想让你知道,无论他做了什么,他一定有他自己的原因,不一定是你表面看到的那样,你要明白他。”

“明白他什么?”

“明白,他有多希望有一个完整的家。”

“他想见他母亲?”

“岂止是想啊。”长久以来,苏子阳的心脏都要枯竭了吧,而亚宁就好像是一阵甘雨,苏子阳拼命地想让她只在自己这里停留。

“我知道,即使他妈妈不想跟他有很大隔阂,他还是爱她。你还是没有说重点~”亚宁有些无奈的说。

“好吧,接下来的话,虽然是希望听到的,但我不认为这是一段关系的重点,首先,我要告诉你,我们不是来度假,我们通通都在苏子阳的计划里面。”

“计划?”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云里雾里啊。

“你知道薛晓兰喜欢苏子阳吧,不过像她这种富家小姐喜欢人的标准,实在太统一了,所以,难保不会碰到第二个苏子阳,如果他再这样持续不想理会她的话。”

“他是为了吸引薛晓兰注意?”亚宁的嘴唇紧抿,自己的预感总是没有错。

“是,也不真是。你可能不知道,薛晓兰的爸爸薛齐铭和他母亲尹兰敏,年轻的时候很早就认识,并且薛父喜欢了尹兰敏很多年,薛父为她付出很多,但是她只把薛父当朋友,还是嫁给了苏子阳的爸爸,他爸爸去世以后,陈年旧事一翻阅,薛父就是她唯一的情感依靠了,虽然他们还只是维持在朋友的关系上,但他们的关系却比夫妻更相互扶持,你懂我的意思吗,就是很要好。

“所以,接下来,你就该明白一些了,”林寒闵递给亚宁一杯热红茶,亚宁接过来,紧紧握住,“如果苏子阳想见他母亲,薛父绝对是最好的途径。”

这得是多么狠心的母亲,才能让儿子通过别人接触自己。亚宁心中泛起一阵疼惜。

“早些时候,苏禽兽说,他去了薛晓兰家,他让自己开始接触自己并不想接触的东西,后来他又说要去度假,我顺势跟了来,他告诉我,不论他做什么,都不要管,等大家一起爬山的时候,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用去找他,我只要第二天带你回去就好。”林寒闵说完,目光前所未有的诚恳。

“他没有告诉你,他要做什么?”亚宁问。总要有什么事情发生吧,他到底要做什么呢?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那么尴尬,他那种脾气又是怎么忍下去的呢?

“没有,他怎么可能会告诉我这么细节的东西,他只是说,明天,我们回去,就知道了。”林寒闵无奈的耸耸肩。

“那,为什么,我感觉不到,他到底是不是真的不喜欢这么做呢?也许,是你理解错了,他就是对薛晓兰感兴趣了?”亚宁拿着还散着热气的红茶,走到落地窗前,大雨把椰树坏掉的果子冲刷下来,像在为它去污洗尘,雨水飘打到窗棂上,弹射的水花印成好看的漩涡,忽大忽小。

亚宁腾出一只手来,触上像透明的雨帘般的玻璃,看起来美好又浪漫的景象,入手的,却只有一片冰冷。

“我跟你说那么多,就是不想让你这么想,你得相信他有苦衷,也许你见过他妈妈就明白了……”林寒闵也顺着亚宁的目光看向这个大雨倾盆的海岛雨夜,想起自己的一些往事,不禁皱了皱眉头,在这个女人面前,好像太容易放松~

“是吗?好吧。”渐渐地亚宁感觉冰冷**向她的心底,她握紧白色透明的茶杯,感触到一丝温暖。

也许,外面的大雨只是假象,真正的暴风雨还没有到来,它还在为明天的席卷狂扫做准备。也许,明天一早起来,我们的生活轨迹都被改变,我们的命运也都将被改写。

“林寒闵,你说,他那么神秘,是不是准备了什么惊喜给我们?”亚宁原本悲凉,不安的表情倏忽不见,转而代替的是轻轻上扬嘴角,面露笑容的容颜。

“我,不知道。但我肯定,只有惊,没有喜。”林寒闵如实回答。

半山腰。

连绵不断的雨水从两人躲避的斜坡上的芭蕉叶上滚落。

“哥哥,我,我这辈子非你不嫁!”被彻底感动的薛晓兰,看着为自己挡雨的苏子阳大声说道。

“是吗?”苏子阳冷清的声响起。泥土混合着雨水不停地冲刷在男人矫健的背上,勾勒出修长的线条。泥水丝毫没有影响男人天生的贵族气质,着实显得更加放荡不羁。

“是!是!你相信我,哥哥,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薛晓兰信誓旦旦的说。

“好,非常好。”温柔不再,彻底恢复自己冰冷灰黑色瞳孔的苏子阳,舒展了眉头,闪过一抹冷笑。

爹地,妈咪只爱我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宠文
  2. 短篇
  3. 总裁
  4. 腹黑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