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壁纸文学网 > 365bet888 > 短篇 > 冷心总裁:小女仆别逃

更新时间:2019-10-01 15:56:29

冷心总裁:小女仆别逃

冷心总裁:小女仆别逃 流年 着

已365bet888_365bet备用网址台湾_365bet赔率怎么看 夜雨轩,李紫瞳 宠文短篇总裁腹黑

只是因为身份的差距,就让这对相爱的人受到重重困难。“你别想离开,你离不开我的手掌心的。”夜雨轩霸道的将李紫瞳禁锢在怀里,“即使他们再怎么阻止,我也要娶你。”“不要为了我和家人都闹翻,我不想这样的。”李紫瞳坚决摇头,“我一定要走。”“那我就让你走不动。”说完夜雨轩抱起她进入卧室。。主角夜雨轩,李紫瞳的小说冷心总裁:小女仆别逃故事写的很是精彩,实力推荐阅读!

精彩章节试读:

一听夜雨轩这样说,李紫瞳就傻眼了,很是认真的对夜雨轩问道:“你不会是说真的吧?你是不是精神上或心理上有什么问题啊,我虽然不是什么心理医生,但是你还是可以和我说说的,最起码我可以好好开导开导你。”

夜雨轩一挑眉,嘴角隐着一些笑:“所以你的话的重点是?”

李紫瞳有些无奈回答道:“所以我的重点是,我们可不可以不要爬山啊,我还穿着十寸高的高跟鞋呢,你想我的脚废掉吗?”

夜雨轩轻笑了一声,在李紫瞳面前蹲下来,说道:“上来吧,我背你,反正不是太远了,但是对你来说就是太累了,所以我背你吧。”

李紫瞳有一两秒钟的恍惚,这样自负到不行的夜雨轩就这样轻轻松松的在她面前蹲下来,说要背着她爬山?这世界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了,难道是外星人要来攻打地球吗?

夜雨轩见李紫瞳愣愣傻傻的,有些好笑的站起来,戳了戳李紫瞳的额头,说道:“小傻瓜,你是怎么了,难道一下子就被我吓傻了?”

李紫瞳的脸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像个熟透的红苹果,看上去很可爱。她将视线投到别的地方,轻声笑骂道:“你这人怎么这样没正行啊?是不是因为我太好欺负了,所以你就这样笑话我?你太过分了,哼。”

夜雨轩掐了掐李紫瞳红彤彤的脸颊,凑在她脸上吻了一下,让她的脸颊更红了:“傻丫头,上来吧,要是还在这磨蹭下去,等到了酒店,天就亮了。”

李紫瞳觉得既然是夜雨轩背着自己,自己有没有吃什么亏,心一横,点头应道:“好,到时候你可不准嫌我胖喔,你要是敢嫌弃我的话,那我就再也不让你背了。”

李紫瞳这样孩子气的话,实在是想让夜雨轩不欺负她都不行了,夜雨轩戳了戳李紫瞳的光洁的额头,轻笑道:“说得好像自己是公主一样,是不是谁背你就是天大的荣幸啊?是不是能背到你就是猪八戒背媳妇儿啊?”

一听到夜雨轩那句猪八戒背媳妇儿,李紫瞳就笑叉了气,这样冷酷的夜雨轩竟然说自己是猪八戒,这样一个笑点就足够让她笑到很久很久了。

可是另一边的夜雨轩,心里也像是被涂了蜜一样,甜的不得了,这句话的另外一层意思便是李紫瞳是夜雨轩的媳妇儿,这样的一个小乌龙竟然没被李紫瞳识破,这也能让夜雨轩开心很久了。

李紫瞳在也夜雨轩背上也不安生,笑得左右乱晃,有一次险些让夜雨轩将李紫瞳翻下来,这一点让正在闷着开心的夜雨轩一下子就生气了,要是将李紫瞳弄跌倒怎么办,夜雨轩皱着眉头,偏着头对背上的李紫瞳说道:“你给我安生点看看,要是把你弄跌倒怎么办?”

李紫瞳果然是一个需要抽打抽打的人,她被夜雨轩这样一吼,顿时安生了不少,乖乖趴在夜雨轩的背上,时不时抬头看看缀满闪烁繁星的夜空。

过了一会儿,李紫瞳又不安生了,对着夜雨轩的耳朵轻轻吹气,因为她想到在前几次的亲密接触中,夜雨轩一舔她的耳垂,她就浑身无力了。她想着这次也让夜雨轩尝尝这其中的滋味。

开始的几下,夜雨轩都没发现她是故意这样做的,但是这样的时间久了,夜雨轩自然就是发现了。心里忽的腾起一阵燥热,想着以前自己怎么没发现李紫瞳是这样的不安生,像个狐狸精一样这样勾人呢。

夜雨轩朝李紫瞳恶狠狠的说道:“你要是再敢吹一下,看看我敢不敢在这样一个地方要了你?”

这句话的威力的确是很大的,所以李紫瞳一听完他的威胁,立马就趴的端端正正的,一点也不敢乱动了。生怕一个小小的动作,就能引起这家伙心中的**,瞬间由绅士变为禽兽的夜雨轩,李紫瞳不是没见到过,所以还是决定这样规规矩矩的吧,要不然到最后受伤的只能是自己了。

虽然李紫瞳乖乖的趴在夜雨轩的背上,但是她软软的头发,一直在夜雨轩的脖子上荡来荡去的,痒痒的触觉一下子又成功的让夜雨轩再一次有化生为禽兽的冲动,夜雨轩这时候在心里呐喊叫嚣到:“哎呀,为毛木兰酒店这样远啊,为毛自己选择在里木兰酒店这样远的地方就下车啊,真的是很煎熬很煎熬啊。”

这样的心里活动,李紫瞳自然是不知道的了,感受着薄薄衬衣中传归来的温热触觉,李紫瞳的睡意在隔了那样久的时间,汹涌而来。没一会儿,就着简简单单的草虫鸣叫声与山风时不时的小小呼啸一下的声音,李紫瞳就这样华丽丽的睡过去了。

夜雨轩这时候心灵保守着煎熬,自然是不知道李紫瞳睡着了,好容易爬到木兰酒店的门口,看着自己那辆帅气的悍马车,心里一阵轻松啊。

夜雨轩晃动了一**身子,朝背后正在熟睡的某人喊道:“李紫瞳,你睡着了?快给我下来。”

顿了一下,只有均匀的呼吸声回应着他,于是为了自己的幸福着想,夜雨轩坚定的将李紫瞳喊了起来。看着李紫瞳用两个拳头揉着自己眼睛的萌样子,夜雨轩又有些于心不忍了,但是他不后悔,邪恶的小心灵开始胜利的欢呼了。

夜雨轩拨弄了一下李紫瞳乱掉的刘海儿,温柔的说道:“夜里风大,你要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不要再在这样的夜里趴在一个男人的背上睡着了。”他没说出来的半句话便是,这样对你其实是很危险的。(你们应该知道是怎样的一种危险吧。)

李紫瞳大概是刚眯一会儿,就被夜雨轩喊起来,脑字还不是太清醒,所以听看到夜雨轩嘴巴一张一合的,便下意识的点点头。

于是这样乖乖萌萌的李紫瞳,又一次俘获了夜雨轩的心。尽管这样的李紫瞳是穿着很暴露的衣服,脸上的妆也有些花,脚上踩着十寸高的高跟鞋,但是还是不影响她在夜雨轩心中清纯无比的形象的。

木兰酒店的一大特色就是开辟了一块大大的山坡草地,供游人野营,也许因为不是旺季,所以这时的野营草地上,就只有夜雨轩与李紫瞳两个人的帐篷了。

李紫瞳一见能睡觉的帐篷,立马将脚上的高跟鞋一下子就踢飞了,像个小孩子一样朝帐篷跑去。这时候李紫瞳与夜雨轩已经在酒店里洗漱好了,所以这时候的李紫瞳又恢复到那个清清纯纯的邻家妹子了,这让夜雨轩很是欣慰。

李紫瞳躺在帐篷里看着漂亮的星空,有些疲倦的问道:“雨轩,你不会带我来这就是为了和我看星星的吧?你说的建议就是这个?”

夜雨轩摇摇头,将手枕在脑袋下,轻笑了一声,表示不屑:“你以为我就这点出息,我要是想和你一起来看星星,我就不会说一个什么建议什么的,我直接说和你看星星就好啦。”

李紫瞳点点头,偏着脑袋看着夜雨轩问道:“所以,你说的那个好的建议是什么呢?”

夜雨轩看着眼前的星空,顿了一会儿才慢悠悠的说道:“先看看星空,然后我在和你说哈。”

李紫瞳就无语了,朝夜雨轩大叫道:“唉,夜雨轩你是不是吃饱没事干啊,你不知道我这时候很累,要是我等一下睡着了,你又叫我醒来,然后又说先看一会儿星空,再和我说正经事。这样是不是有些太残忍了呢?所以你还是现在说吧,亲。”

想想李紫瞳说的话,夜雨轩觉得也是这个道理,于是嘴角含笑的对李紫瞳说道:“我找到一个可以不让你这样累的方法,你要不要听?”

李紫瞳现在连眼睛都睁不开了,冲夜雨轩吼道:“夜雨轩,你丫的,你在卖一次关子看看,老娘困死了,你让老娘早点睡行不行啊?”

被李紫瞳这样彪悍的一吼,夜雨轩愣了几秒,嘴角的笑容愈发大了:“我想说的是,能不能让你做我公司的职员,这样的话,你就可以靠着朝九晚五的工作的工资,养活你和你的妈妈啦。”

要是林美凤没有生病的话,这样一个建议到是还不错,但是现在林美凤可以得的是很严重的胃癌,要是这样简简单单的几千的工资就能解决她的问题的话,那事情就没这样复杂了。

“额,可是现在做你的公司职工的话,工资不高,一点也不够我和我妈的开销,所以还是不要了,谢谢你的好心,真的很谢谢。”李紫瞳看着夜雨轩诚恳的说道。

夜雨轩有些苦恼,自己可是很少邀请其他人去他公司工作的,结果第一次问就被李紫瞳拒绝了,这让夜雨轩很挫败。

夜雨轩有些不解的问道:“你和你母亲一个月需要多少生活费啊,怎么需要这样多的钱?”

其实李紫瞳没打算将自家母亲生病住院的事告诉夜雨轩,她在潜意识中还是不希望夜雨轩与她有任何金钱上的纠葛。这让她觉得自己很廉价,与那些女人没有什么差别,于是她就继续死守牙关,就是将这个说出来:“额,没什么啊,你知道的,我母亲一直过着很不错的生活,现在李豪天不管我们娘俩的生活费了,一时间要她别过来也是很难的,所以……”

说实在的,夜雨轩是真的不希望自己的女人天天在那样的地方工作,要是有那一天自己没时间去,她受了委屈可该如何是好。但是以李紫瞳这样倔强的性子要是强行让她过着自己要求她过的生活,这件事之后又不知道会有怎样的风波。夜雨轩是真的不想和她吵架了,于是夜雨轩就选择默认的方式,免得她会觉得不舒服。

见夜雨轩没再说话,李紫瞳便以为他是答应自己继续唉酒吧里工作了,就沉入梦乡,睡的香甜起来。

第二天天刚亮,李紫瞳的手机就疯狂的叫起来,将正在熟睡的李紫瞳与夜雨轩都吵醒了。李紫瞳眯着眼睛,勉强看了看屏幕上的字,发现是自己存的医院一个照顾妈妈的小护士的电话。不知道是出了什么样重要的事,李紫瞳立马将手机划开,接了起来:“喂,小高,是医院出了什么事吗?”

“紫瞳,你快点来医院吧,你母亲刚才吐血了,医生说是要动手术了,你快点来签字。”小高急切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像是一把火成功的将李紫瞳的心中急躁之火也给点了起来。

李紫瞳一下子就从帐篷里爬起来,跑到夜雨轩的帐篷边急切的说道:“夜雨轩,你带车没?我母亲在医院出了事,很严重,你能送我去吗?”

夜雨轩是第一次见到这样急色匆匆的李紫瞳,这样苍白的脸让夜雨轩心里一沉,赶紧套了一件外套,拉着李紫瞳的手就朝停车场跑去。

李紫瞳看了看后面的帐篷问道:“帐篷怎么办?就这样放在这里?”

夜雨轩点点头:“没事儿,等一会儿会有人来收拾的,你先别管这个了,先想着该怎样和我说你母亲的这件事吧。”

李紫瞳这才发现,原来自己母亲生病的这件事,一直都没有告诉夜雨轩,这下子丢暴露出来了。不告诉他是不可能的了,于是李紫瞳头无力垂了垂,一脸鄙视自己的样子,很是纠结。

等夜雨轩成功踏入平路地带的时候,他便皱着眉头问道:“说,你母亲是怎样一回事?”

见夜雨轩脸色不善,她便是知道夜雨轩是真的生气了,毫不隐瞒的说道:“其实在我离开你的别墅的当天,李豪天弃我和母亲而去,她一气之下便进了医院。经过详细的检查,医院发现我母亲患了胃癌中期,现在正是要花钱的时候,所以我才要去酒吧卖酒,这样的工作才赚钱多又快。”

夜雨轩一听说李豪天是这样的渣人,握着方向盘的手,有些青筋突起,他蹙着眉问道:“那你母亲进了医院,并且被被查出来是胃癌了,李豪天都没有说要承担你母亲的医药费吗?”

李紫瞳一想到那天去找李豪天时受的耻辱,心里便涌起一阵委屈之感:“我去找他了的,结果医药费没要到,倒是被他们一家人挖苦讽刺了好一顿,突然觉得我好失败,好像什么都做不了,只会给别人带来麻烦,我这人是不是很坏?”

趁着坐等红灯的间隙,夜雨轩将李紫瞳轻轻搂进怀里,轻怕李紫瞳的背,安慰道:“没有,你很坚强,你是我看过的最坚强的女生了,要不是今天你母亲突然出现突发状况,你还是会一个人承受着这些东西,并且有可能没有我的帮助,你也能协调得很好。”

李紫瞳也就是一时的情绪失控,需要找一个肩膀来靠靠,需要一句安慰的话,所以等绿灯亮了之后,李紫瞳就立马便的好好的了,朝夜雨轩说道:“你快点开车吧,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我就是想哭一下。”

见李紫瞳这样清醒的样子,夜雨轩嘴角浮起一抹苦笑:“要是你能一直这样失控就好了,我也想你能依靠在我肩膀上,躲在我身后,让我为你挡风遮雨。让我找一点做男人的自信心,让我能堂堂正正的对别人说:‘你是我的女人,所以我能好好保护你。’”

当然这些话,便只是夜雨轩的内心活动,他现在对于李紫瞳的感情很复杂,他想他应该找一个时间,找个地点,好好的将这些感情理顺一下。要不然对于他们而言,这样的一种感情状态,是很危险,很容易就被一些从外部插入的力量,给破坏,然后两个人都被伤得体无完肤。

等李紫瞳与夜雨轩到达急诊室门口的时候,一个年轻的医生给李紫瞳递过来一张单子,李紫瞳粗略的看了看发现是手术的授权单子。李紫瞳正要签字的笔顿了一下,她抬头看着医生问道:“我母亲的病是不是很严重,严重到必须要通过手术才能遏制癌细胞扩散的地步?”

年轻医生缓缓点点头:“是的,你母亲的胃部已经出现局部大出血,现在已经有了生命危险,所以你要是想你母亲度过这次的生命难关,动手术是必不可少的了。”

李紫瞳认命的点点头:“那这次手术成功的几率有多大?”

医生蹙了蹙眉,似乎是在想到底手术的几率有多大,他似乎也没法确认:“因为是胃癌的中期,所以手术成功的几率是百分之三十,但是病人的体质并不算很好,所以到底有多少的几率,我们都不是很确定,这要看病人的求生**了。”

医生这句话一说,李紫瞳的脸立马刷一下的就白了,眼中也充满的泪水,一滴一滴的泪滴在手术授权单。染起一圈一圈的泪晕。

年轻医生对于这样的情形见得多了,但是见李紫瞳这样楚楚可怜的样子,心里的某一个角落也突然变得柔软起来,也有些不忍心看了,收了手术授权单,便朝急诊室走去,回过身子对李紫瞳说道:“你放心,我们一定尽全力救你母亲。”

李紫瞳泪眼汪汪的看着医生点点头,说道:“医生,谢谢你。”

夜雨轩牵着李紫瞳的手,在急诊室外面的塑料椅子上坐下来,轻轻搂着李紫瞳,吻了吻她的额角,安慰道:“紫瞳,你放心,你母亲吉人自有天相,她是一定出什么样的事的,你要对她有信心啊。”

想起前几天,李紫瞳也是这样坐在急诊室外面,看着冰凉凉的指示灯,只有自己一个人承担,但是现在却是有夜雨轩在一旁支撑着自己,安稳着自己,这样难熬的时间也不再冰凉,变得温热起来。

夜雨轩一直都握着李紫瞳冰凉的手,所以现在李紫瞳的手一直都热乎乎的,李紫瞳一直都不想说话。过了很久,她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后,靠在夜雨轩的肩上,轻声说:“雨轩,谢谢你,你知道上次的我也是在同一个地方,手足冰凉,脑子里完全不能想任何事,那时的我都有点快精神分裂了的样子。”

夜雨轩知道,现在这样的情形下,李紫瞳就是需要一个倾听者,自己并不需要说一些什么,就这样听着她说就好了。于是就眼神温柔的看着李紫瞳,鼓励着她继续说下去。

李紫瞳说了很多,说着她小时候与母亲生活的时候,每一天的午后,母亲总是会带她去对面的公园里看那些被装在玻璃罐中的小金鱼。

在高中住校的时候,每个星期林美凤都会带着很多好吃的来看李紫瞳。

在上大学的时候,李紫瞳每次回家的时候,林美凤都会提前几天晒好杯子,铺好chuang,等待她回去的便是充满阳光香味的被窝。

在照大学毕业照的时候,林美凤穿上她最漂亮的一条裙子,站在李紫瞳的身边,她们两个看上去像是两生花。

在李紫瞳生病的时候,一个人背着她走了很远,才看见一个一辆出租车,等李紫瞳打起点滴的时候,又衣不解带的照顾她,直到眼睛下面有重重的黑眼圈与眼袋。

李紫瞳一边讲,眼中的泪就一边顺着她线条姣好的脸颊流下来,一直将夜雨轩的黑色衬衫给浸湿了,手术室的灯才暗了下去。

李紫瞳一看见手术室的灯暗了下去,就立马站起身子,朝手术室的门走去,她现在的心情很是复杂,想听到消息有不想听到消息。现在她能理解那句很着名的话,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是个什么意思了。

一个戴着眼镜胖胖的医生,一边取着脸上的口罩,一边走出来。李紫瞳见医生出来,立马问道:“医生,我母亲的病情怎么样了,还有没有生命危险?”

医生深深看了一眼李紫瞳,语气凝重的说道:“手术挺成功的,但是病人现在还没脱离危险,最关键的是,病人的求生**不是很强烈,所以要是有什么突发情况,就一定要及时通知我们。”

“从现在开始的三天之内,要是病人能挺过来,就没有什么大碍,但要是听不过来的话,那就麻烦了,所以我们希望你们可以留在重病病房里照顾她三天,时时刻刻关注整合病人的情况,以便于我们及时进行抢救。”医生严肃的看着李紫瞳,好像是想让她做怎样的表态。

李紫瞳点点头,脸色沉重的看着医生说道:“好,这三天我都会待在我母亲的病房中,密切观察着她的情况,希望她能挺过这一劫。那医生现在的我能去看看起哦母亲吗?”

医生点点头,便要朝外走,夜雨轩朝李紫瞳打了一个手势,示意他要和医生聊聊,李紫瞳朝夜雨轩点点头,便穿着隔离服,进了重病病房。

夜雨轩是个商人,自然是会商人的那一套,简单的问了林美凤的一些情况,跟着医生进了办公室。

胖胖医生发现夜雨轩还在他的办公室中,有些疑惑的看着夜雨轩问道:“你怎么还在这里,是有什么事吗?”

夜雨轩从钱包中抽出一张银行卡,递给胖胖医生,笑道:“医生,这是一点小心意,希望弄能笑纳。”

胖胖医生开始的脸色到还好,一看见这张银行卡,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下来,冷冰冰说道:“你以为我和那些医生是一个德行吗?对不起你错了,就算是再没钱的病人我也一样医,再有钱的病人我也一样医。你不必做些这样的无用功,我完全是凭着良心在治病救人,你这样是侮**我。”

夜雨轩第一次对一个医生倏然起劲,站起来对胖胖医生鞠了一躬:“我尊敬您,请允许我给您鞠一躬,你是一个好医生,我很敬佩。”夜雨轩觉得再说其他的话,就显得比较多余了,便默默的走了出去。

隔着透明的玻璃,夜雨轩看着里面的李紫瞳握着林美凤的手,眼中的泪想掉又不敢掉的样子,心里突然就泛起一阵心痛的感觉。原来看着这样脆弱的李紫瞳,但是却无能为力额感觉,可真的是很让人挫败与心疼。

夜雨轩低头看了看手表,发现现在已经早上九点了,以前都是八点钟准时吃早餐的,但是今天这个时候肚子还不饿。夜雨轩想了想,还是径直下了楼,去买热乎乎的早餐,不吃早餐对身体很不好,不想李紫瞳就这样得胃病,所以他还是乖乖下去买早餐。

等夜雨轩买完早餐,将早餐提上去的时候,发现李紫瞳换了正常的衣服,坐在塑料椅上,双眼无神的样子,好像是受了很重大的创伤。

夜雨轩轻轻拍了拍李紫瞳的肩问道:“紫瞳,你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吗?”

李紫瞳扭过头看着夜雨轩,好像是用了很长的时间来辨认他是谁,过了一会儿,她才摇摇头:“没什么,我就是看妈妈那样苍白的样子,心里疼的厉害,很担心她就这样离开了,变成一张黑白照片。”

夜雨轩轻叹了一口气,搂着李紫瞳的肩,在她耳边轻声说道:“伯母能活一天便是上天的恩赐,要是她没法挺过这个关卡,那对她来说也是一种解脱。她到了天堂,就是摆脱了现在经受的很多痛苦,也许那时候的她会变得很开心,很快乐。”

猜你喜欢

  1. 宠文
  2. 短篇
  3. 总裁
  4. 腹黑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