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壁纸文学网 > 365bet888 > 穿越 > 穿越之缠爱一生

更新时间:2019-10-02 02:05:32

穿越之缠爱一生

穿越之缠爱一生 念c 着

已365bet888_365bet备用网址台湾_365bet赔率怎么看 夏漓轩,颜语兮 穿越

主角夏漓轩颜语兮小说_《穿越之缠爱一生》是念c最新365bet888_365bet备用网址台湾_365bet赔率怎么看的穿越小说,主要讲述了:当爱如履薄冰,一个回答,却成为压碎这段爱情的最后一根稻草。“你信过我吗?”“曾经。”旧时你与我执手共看江山繁华,现如今,独我一人执剑寂寥。你站在殿堂之高,我立身竹林之内。三年后,我携心中之恨,重归你的殿堂。我们的结局,会是怎样?

精彩章节试读:

在很默契的安静中,小舟到达了目的地——涵乔亭。

夏漓轩长腿一伸,上了岸。

“来。”夏漓轩把小舟系好,朝语兮伸出自己的手。

语兮很自然的搭上夏漓轩的手。

“近看这亭子更好看了,这里面的摆设定是更好看的。”语兮伸手触摸着那些水蓝色的纱。

“那就进去看看吧。”夏漓轩伸出手,把纱扶开,引着语兮进去。

亭子里的摆设与语兮想的很不一样。

语兮原本以为亭子里的摆设会是极尽奢华的,没有想到确实很简单。

一张红木琴架,上面架着一架焦尾琴,一张红木长椅。一张白玉桌,四张白玉圆凳,仅此,而已。简单得空旷。

“这里面的摆设怎么那么简单?”语兮最后咬字上扬,听得夏漓轩心里痒痒的。

夏漓轩把那些纱帘都扎好,转身,牵着语兮的手,走到白玉桌子旁,坐下。

“这都是曾祖父爱的女子的设计。”夏漓轩把弄着语兮的手,闲闲开口。语兮的手十指皆不染蔻丹,露出很健康的粉红色,指甲修剪得很整齐,手看起来小巧而漂亮。

“是那个涵乔吗?”语兮暂且忽视夏漓轩的小动作,继续问道。

“嗯,我媳妇真聪明。就是涵乔。”

“曾祖父和涵乔之间一定有很多故事吧?”一句疑问句,但是语兮却说得很肯定。

“嗯,一段很凄美的故事。”夏漓轩停下把弄语兮的手,看着语兮的眼睛,娓娓道来。

月庭,一个云凉的传说。云凉的第一代帝皇,创下云凉盛世,与涵乔谱写了一段凄美的传世爱情故事。

花灯节。云凉一年一度的大节日,这一天单身的女孩会上街,带着自己美丽的花灯,盼望着遇到自己喜欢的男子,将花灯赠与他,喜结良缘。情侣会结伴上街看花灯,放水灯。

“公子,买一朵花送给喜欢的女孩子吧。”

“公子,买一朵花送给身边的小姐吧。”

“公子...公子...”

涵乔提着一篮花,到处问人要不要买花。

“公子,买一朵花吧。”涵乔巧笑倩兮,站在了一人独自微服私访的月庭面前。

月庭穿着一身白衣,薄唇微扬,剑眉舒展,眼里带着笑意。这般迷人的月庭闯进了涵乔的眼里。涵乔看呆了,她从没看过那么好看的男子。

初见白衣如雪,一见倾心。

涵乔一身蓝衣,头发很简单的盘了一个流云簪,未着任何饰品,素面朝天。就这样,很平凡的涵乔跌进了月庭的心里,让月庭一生忘却不了。

后来,月庭把涵乔带回了宫。

涵乔为智敏皇后,冠宠后宫。

当时月庭欲立涵乔为后之时,很多大臣都上书反对,他们说:涵乔乃一介布衣女子,怎配得上皇后这等高贵的地位。

月庭将奏折一一驳回,他当着所有大臣的面说:“她是我最爱的女子,在我心中她最高贵。除了她,此生无人再配做朕之妻。反对者,斩!”

面对月庭的雷霆手段,大臣们将所有的反对都吞回去。

月庭极尽宠爱涵乔,但是就是这份无双的宠爱为涵乔带来了祸患。

月庭对涵乔的宠爱让宫内的妃子嫉恨,她们恨不得吃涵乔的肉和涵乔的血,因为自打涵乔入宫后月庭就没看过她们一眼。可惜月庭把涵乔保护得滴水不漏,日日陪在身边,她们下手没有一次成功。

一群深宫貌美如花的女子就这样等,等,等,终于,她们等到了机会。

半年后,涵乔怀孕了。

十个月后,涵乔诞下一子,夏月庭当场赐名——夏亭寒,封为太子。

“这孩子是你的。”涵乔站在涵乔亭内,很平静的看着月庭湖,很平静的说道。只是谁也没发觉她心中早已破碎不堪。

“我相信你,只是...”月庭的目光紧紧锁着涵乔。

该相信涵乔还是她们?但是,亲眼看到的是涵乔与他的亲昵。

“滴血认亲吧。”月庭最终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话落,一切无声,四周的风吹起了水蓝色的纱,吹乱了湖面,吹散了涵乔的心。

“好。只是,我的孩子的一生注定要有污垢了。”涵乔的声音微微颤抖,但是她却不曾回头。她知,这男子负了她,他不信她。

曾经的诺言如今看来却是那般好笑,呵呵,只是我的孩子,母后对不起你。

月庭看着那微微颤抖的身躯,很想上去抱抱她,但是,双手却像灌了铅一样沉重,抬也抬不起来。

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走吧,去南书房吧。”

“好。”一个字打碎了所有的梦。

涵乔看着划舟的英俊男子,此生,注定我们有缘无分吗?你负了我,此生,涵乔不再爱你,月庭,你记住了。

南书房。

“皇上,皇后做出如此不堪之事,您难道还不废了她吗?”说话的是一名红衣女子,淑惠妃。

涵乔抬眸看了看淑惠妃,那眼神波澜不惊,但却让人心生寒意。

淑惠妃不敢再与涵乔对视,故作无事的扭过头。

“闭嘴,朕什么时候要你帮朕做决定了,来人,带太子,滴血认亲。”月庭烦乱的骂了淑惠妃一句,月庭也不敢看涵乔,他怕,怕看到涵乔近乎冰的眼神。

涵乔一直静静的看着这一场闹剧,不言不语,仿佛就是一个看戏的人。

“回皇上,太子带到。”太监的声音在此刻格外的刺耳。

“呜哇呜哇呜哇。”尚在襁褓的婴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哭。那哭声惹人心疼。

“开始吧”月庭看了孩子一眼

“是。”

宫女下去取了一碗清水。

夏月庭拿着刀,轻轻一划,一道血口。

“滴。”一滴血落入水中,发出轻微的声音,这声音又伤了谁的心。

“呜哇呜哇呜。”幼儿的手被刀割了一道小口子,哭得很大声。

涵乔闭上了双眼。

呵呵,月庭,我们一刀两断。

“回...回..皇上...两滴血...不融合...”太监战战兢兢的回答道。

“砰。”月庭愤怒的掀了桌子。

一群人都吓坏了,淑惠妃等人都吓白了脸,婴儿哭得声嘶力竭。

涵乔依旧面无表情。

“慢着。”良久,涵乔终于出声。声音清冷无情,给人一种寒意。

“呵呵,涵乔你还有什么好说的,现在结果也出来了,我想骗自己都没办法了。”月庭出乎意料的,没有了愤怒,跌坐在地上,像一只受伤的小兽。

“呵呵,夏月庭,你真糊涂,这样的把戏都看不出来么?”涵乔没有看月庭一眼。

周围的宫女太监都吓坏了。现在这种时候,涵乔还敢直呼夏月庭的名字,还以为是以前吗?

他们都以为夏月庭会大发雷霆,但出乎意料的,月庭没有言语,只是静静等着涵乔下面的话。

他只是还在期待,涵乔并无背叛过他。

“把那碗水拿过来。”涵乔朝拿水的宫女伸出手。

“这.......”宫女有点犹豫,但是还是颤颤巍巍的拿过去了。

涵乔用手摸了一下碗身。

“你摸摸,这水是热的。。”涵乔冷笑着,把水递给月庭。

月庭接过碗。“砰。”一声脆响,月庭把碗砸了。

“是谁!是谁动的手脚。”月庭的眼都红了,满脸怒气,犹如地狱修罗般让人害怕。

“你说,是谁指使你的!说!”月庭一手掐上端水的宫女的脖子。

“咳咳...皇....皇上..是淑惠妃...她...威胁奴婢...饶命..”宫女断断续续的说完了她最后的话,月庭把她掐死了。

淑惠妃跪在地上,抖得犹如筛子一样。

“你这个女人!”月庭掐住淑惠妃的脖子,把她举起来。

“皇上...皇上饶命...”淑惠妃颤抖着,努力地求饶,她算对了所有,却唯独算不到涵乔在最后居然看出她使用热水的把戏。

淑惠妃,机关算尽,反误了卿卿性命。

涵乔冷眼看着这一切,冷笑,走出了南书房。连孩子都没有抱走。

身后,南书房里传来男子的怒吼,女子的求饶,孩子的哭闹。呵呵,与我何干?一切不过如梦一场,梦醒人皆散,只是心呢?

猜你喜欢

  1. 穿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