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壁纸文学网 > 365bet888 > 总裁 > 黑暗总裁太危险

更新时间:2019-09-20 09:28:02

黑暗总裁太危险

黑暗总裁太危险 腹黑小魔女 着

连载中 尚非,莫小染 婚恋宠文总裁

365bet赔率怎么看一场人为的车祸,一个家破人亡,一个心爱的人去世。为了寻找真相,她不惜给他下药,然后顺利嫁给他,却沉陷在他给的深情里忘了一切。她为他生下孩子,只愿岁月静好,却不曾想到他不认自己的骨肉,将她推进深渊。当年的真相浮出水面,一切却都没有意义,两颗支离破碎的心还能完整吗?。更多黑暗总裁太危险小说精彩章节内容等待您的阅读!

精彩章节试读:

看到朝自己走来过的尚非,莫小染吓了一跳。“没事,我只是打算把舞蹈室租出去。”

尚非看了她一眼,“什么舞蹈室?”

“只是以前租下来的舞蹈教室,还有半年的的租期,合同签了没法退,现在我也不会用了,想租出去而已。”故作镇定的关上电脑,莫小染暗暗舒了一口气。要是被尚非看见就完蛋了,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难得莫小染这样心平气和地跟他说话,尚非都感觉有些不太习惯:“你不是已经拿到教师执业资格证书吗?既然喜欢,怎么不用?”

“你会同意?”莫小染有些难以置信,尚非居然会主动提出让她来宝教室。

“为什么不同意,你每天呆在家里,人都快发霉了,做点正经事比较好。”尚非拿起窗边的电脑。

莫小染见状连忙把电脑朝自己怀里拿:“你要干什么?”

尚非的手顿住,看着莫小染:“已经发布了吗?”

莫小染吓了一跳,发布?难道他看见了刚才自己在做什么?“什么发布?”莫小染稳了稳自己的情绪问尚非。

“不是说把舞蹈室租出去了吗,我问你是已经发布租赁消息了吗?”尚非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莫小染。

“没,没,还没有”莫小染舒了一口气。可吓死她了!

尚非直起身子:“嗯,不过不是现在,这件事婚礼办完以后再说。”一只手解着领带。

“好。”莫小染把电脑放在chuang边的柜子里:“那个,今晚你能去隔壁睡吗?”

“嗯?”尚非盯着她:“你又想干什么?”

“我有点不方便。”莫小染支支吾吾的说。

“什么不方便?”尚非觉得很奇怪。

“我,那个来了。”莫小染脸红了起来,“我先睡了。”说完就背对着尚非躺下了。

反应过来的尚非坏笑了一下,朝chuang上的莫小染扑了过去。“什么来了?”

被尚非压住的莫小染动弹不得,只能扭着身子:“你起来!”

本来只想逗逗莫小染的尚非被她刺激刺激的起了反应,把她的身子转过来向着自己,两个人的身子紧紧贴着。尚非看了看莫小染,文上了她的嘴唇。尚非伸出舌头想撬开莫小染的嘴唇,莫小染却一直紧咬着牙。

两个人就那样僵持着。

“咔。”门突然打开了。

尚非恼怒地转过去,看见尚夫人掩着笑意站在门口。“你们继续继续,妈睡觉去了。”说着尚夫人关上了门。

尚非站起身,“好了,你睡觉吧。”说完朝浴室走去。

莫小染红着脸侧躺在chuang上,拍了拍身上的被子,确保被子盖严了以后,困意来袭,随即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浴室里的尚非用凉水冲着澡,只有用冷水才能冲去身上的热气,水流从尚非身上划过。清晰的腹肌上凝着水珠,下腹部的刀伤虽然已经痊愈得差不多了,但任然可以见到清晰的伤痕。大概足足有两厘米宽。

尚非到现在还不知道当时突然袭击自己的人是谁。当时在黑暗的楼道里,尚非刚从包间里出来,拿着签好字的合作书。声控灯似乎是失灵了。尚非喝的酒有点多,踉跄的脚步在空旷的楼道里显得格外大声,偶尔还有回音穿出。

快到尽头的时候,隐约看到从拐角迎面来了一个男人,戴着黑色帽子,路过尚非身边时,突然伸手拉扯尚非手里的合作书。

尚非立刻清醒过来,踹了对方的肚子一脚。因为学过跆拳道的缘故,尚非脚上的力道是很重的。但对方似乎很强壮,立刻从地上爬起来,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刀朝尚非的肚子上刺去后快步离开了。

尚非捂着伤口坐在地上给慕云打电话,慕云赶到后看见坐在地上的尚非肚子上全是血,想拨打120,但被尚非制止了,只让他带自己回齐市。

当晚尚非就回了齐市,叫来自己的私人医生来,还好伤口不深,也没有刺刀器官。慕云在路上问尚非看见那人的脸没有,尚非摇头。那个地方是私人会所,一般人进不去,所以尚非可以猜到是有人故意想要害他,不然不会拉扯自己的合作书。

不过尚非已经见怪不怪了。而不去医院的原因是怕有人连这一步也算好,想趁他去医院的时候拍照上报,这对公司是很不利的。要是第二天的头版头条是“尚非被人刺伤入院”,再加上新闻额度大肆渲染,绝对会让自己陷入被动。

所以尚非决定自己查,虽然他已经能猜到是谁做的了,但尚非没找到证据,所以不敢轻易下结论。齐市,觊觎他公司的人一根手指头都数不过来。

尚非摸了摸伤口,这点伤实在算不得什么。

尚非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看到莫小染已经睡过去了。尚非走到她那侧,轻轻的拉开了抽屉,拿出了里面的电脑。

开机后,窗口弹出提示:需要输入密码。

尚非眸子沉了一下,把电脑放回了抽屉里,恢复了原样,回头瞧瞧莫小染,看起来还在睡梦里。尚非细细端详着莫小染。

自从把她带回家,已经有半年了。这半年里莫小染给他惹了不少事,不过都是些写举报信的小把戏,凭他的关系,莫小染想用这种小把戏报复自己未免也太天真了。不过为什么自己这么纵容她,尚非自己也说不清,慕云问自己这个问题数不清多少次了,他可很是看不惯这个女人。

因为愧疚?尚非自己回答自己,呵,只是看她可怜而已,这半年来对她的照顾已经仁至义尽了。现在娶她,也是因为自己的母亲想有个孙子,自己对什么儿女情长早就不想费时间去想了。更何况这个女人,心里想的都是怎么搞垮自己。

又做噩梦了么?看着突然皱着眉头的莫小染,尚非想着。呵,管她那么多干嘛。

尚非站起身躺到了莫小染的背面,侧着身子背对着莫小染睡了过去。

半夜的莫小染又梦魇了几次,梦中,父亲和未婚夫的脸,支离破碎…

猜你喜欢

  1. 婚恋
  2. 宠文
  3. 总裁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